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对口相声!搞笑的相声剧本《我要学诸葛亮》

2016-11-05 19:44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相声 《我学诸葛亮》


作者:京房徒孙 2013年5月12日,星期日


甲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。


乙:是。


甲:我这人也有特点,


乙:噢~~?


甲:最爱书。


乙:是吗?


甲:你仔细看看,瞧我这一脸的书卷气。


乙:哦,这就是书卷气?


甲:哎呀,连着三个整晚上打麻将,全输一把没赢过,困倦的我都不行了。


乙:这么个輸倦气呀?!那得爱读书。


甲:嗨,没兴趣,除了“金瓶梅”,其它的我读不下去。


乙:那就更不怎么样了。


甲:这是个玩笑。


乙:尽瞎开玩笑。


甲:其实我真的是很爱看书,


乙:是吗?


甲:无时无刻不看。


乙:还入了迷了。


甲:古人说:“手不释卷”,那专指的是我。


乙:你这是,刚从哪个坟里刨出来的?


甲:坟里干什么?


乙:废话,古人说的是更古人,有你什么事儿了?


甲:反正我爱看,一闲下来就看,厕所里都能飘出我的书香。


乙:嚯!这味道,一定非常复杂。


甲:久而久之啊,


乙:哦。


甲:我这肚子里,全是书了。


乙:噢~~?


甲:不信你摸摸,摸这儿,这里边儿是“三国”。


乙:哦,大肠儿、小肠儿、肚子,正好儿煮三锅。


甲:没正经的。这儿,这儿是“水浒”。


乙:“尿泡”可不算水壶吗。


甲:正经点儿!往这儿来,这是“西游”。


乙:这个远去啦啊。


甲:正游着呐。上边这儿,这儿是“红楼”,


乙:噢?


甲:“红楼”下边儿,这是“青楼”,


乙:啊这?


甲:再摸这儿,一排一排的这个,猜得出来吗?


乙:那没说的,“八大胡同儿”呗!


甲:去你的,更没正经了。


乙:废话,你那儿都青楼了,这儿还不“八大胡同儿”?


甲:这都是书脊懂吗?!诸子百家,宏经浩典,一本儿本儿的,呵护着我的心得。


乙:哦,还真摸出来了,


甲:是不是。


甲:一颗骚动的淫心,正做荷尔蒙旺盛式的跳跃。


甲:哎呀,跟他这个人,你就没法儿说!


乙:本来嘛,一上来就让我动手动脚的,你不害羞我还害臊呢。


甲:按书上说,你这叫:“猪八戒倒打一耙。”


乙:嚯这,引经据典了?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学问。


甲:噢~~,想听听我这心得了?


乙:想听听,就当看耍猴儿了。


甲:又没正经。


乙:你来个正经的。


甲:正经的这就来了啊,先念上一首诗,正经的大文人所写。


乙:噢~~?


甲:听着啊:“大江东去,浪涛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


乙:苏轼的念奴娇,“赤壁怀古”。


甲:“故垒西边,人道是三国诸葛赤壁。”


乙:嗯~~?您先等等吧,那是“三国周郎赤壁”。


甲:诸葛赤壁!


乙:原词上是“周郎赤壁”。


甲:它实际上是“诸葛赤壁”。


乙:历史上那就是周瑜打的赤壁之战。


甲:“三国演义”它可不这么看。


乙:按你这怎么看?


甲:不信我问问你,“草船借箭”是不是诸葛先生的计谋?


乙:是他的计谋。


甲:“借东风”是不是诸葛先生的法力?


乙:是他的法力。


甲:“舌战群儒”是谁的舌头?


乙:啊这,诸葛亮的舌头。


甲:“三气周瑜”是谁气谁?


乙:你气我呀!


甲:周瑜不过唱了出“群英会蒋干中计”,就会点儿借刀杀人的把戏。


乙:这计谋也使得不错了。


甲:雕虫小技,不入大家法眼。我不借刀,他周瑜不也死了吗?


乙:咳,现在还不死他成妖精了。


甲:他妖精,诸葛先生妆神。还是压他一头。


乙:哎呀,你说的这些个诸葛亮的事迹,那都是故事,不是历史。


甲:别诸葛亮,诸葛亮的叫。


乙:这还不对了吗?


甲:这名字是你叫的吗?得用尊称,叫“诸葛先生”、“孔明先生”、“诸葛孔明先生”。


乙:得这么着?


甲:后台去,买二斤牙膏好儿好儿刷刷再出来。


乙:咳!哪儿就用那么多了。


甲:沐浴更衣,你得着正装啊,把那身儿庆典上你才用的比基尼穿上,回来再叫。


乙:那还能出来吗?


甲:隆重嘛,你还得磕九个呐。


乙:好么,整个儿一“诸葛孔明先生”的粉丝。


甲:这就对喽。回家去,每天给先生烧上三柱高香,鞠仨躬。保你一世平安,天天抬头见喜,低头捡钢崩儿。


乙:我呀。哎,你这样儿崇拜诸葛孔明先生,一定对他的事迹知道的很多了。


甲:不能说是了如指掌,也可称个颇有心得。


乙:那你给介绍介绍?


甲:你等等,我先去买五斤牙膏刷刷口里的污秽。


乙:用不着,已经很干净了。


甲:噢对,八大胡同儿是你说的。


乙:你还掂记着那儿呐是怎么着?说你这个。


甲:现在就来,


乙:可不直接来吗。


甲:要说这诸葛先生:长政事而西蜀治,善用兵而领军师;能掐算而知天时;工盟交而和孙氏。


乙:噢?


甲:真个是:文通三略,武解六韬。才欺管乐,智压孙吴。论医,起死回生;问卜,知凶定吉。数皇极,课传《周易》;知天理。饱养玄机。强辞令,富文采。其少时便有:“逸群之才,英霜之器。”即成:“身长八尺,容貌伟岸。”


乙:噢~~?


甲:先生,长于琅玡,避乱荆州;三顾于南阳,奉命于危难。同那刘豫州,纵论天下,指点江山,隆中策对,妙算乾坤。后值倾覆,受任于败军之际,下江东而联东吴,战曹操败其于赤壁,入西蜀三分九鼎,辅幼主独撑汉川。又曾四方奔走,五月渡泸,六出祁山,七擒孟获,八阵布图,九伐中原。十分可惜,一片忠心,直唱到万古秋风——五丈原。


乙:好,真是一代贤相。


甲:现在这个,那就是咱中华民族的智慧化身。


乙:这话太对了。


甲:所以说我这个,最佩服诸葛先生了,


乙:看出来了。


甲:在我这心里,他那就是,“五讲四美三热爱”的典范。


乙:这都哪年的词儿了。


甲:我都不想说相声了。


乙:你干嘛去。


甲:学人家诸葛先生呀?干出点大事来,让世界的面貌撤底改观。


乙:好么,这口气。什么样的大事?


甲:我呀,我最早学的是他的“草船借箭”。


乙:嚯,这都学过啦?


甲:那是当然地。


乙:这个,你怎么学?


甲:先去的是国家体委,射箭队。


乙:干什么?


甲:借箭呀。


乙:这么个借法儿啊!人借给你吗?


甲:嚯哦,非常热情,


乙:噢~~?


甲:听完我的来意,


乙:啊。


甲:蹦出四个人来,使劲儿的拥抱我呀,


乙:嚯!


甲:“你要破坏奥运会吗?”


乙:咳!可不呗,让你全借走了人家用什么。


甲:不借就不借,别扭送我去派出所儿。


乙:刚出马就给逮了。


甲:再说了,他们那箭,比赛用的,傻大笨粗,我还看不上眼呢。诸葛先生借的那个,是阵战凶器:“飞鱼袋内,铁胎弓上虎筋弦;走兽壶中,雕翎狼牙凿子箭。”。


乙:那箭现在没人造啦。


甲:有。三国演义剧组有吧?赤壁剧组也有吧?好多好多剧组都有这个,我都去借过。


乙:借着了?


甲:小气的跟什么是的,一个儿个儿的,比曹孟德坏多了。


乙:可不,人曹操还借了十来万支呢。


甲:好说歹说,作揖下跪,呼爷爷叫奶奶,


乙:真下功夫。


甲:可感动了一家儿了。


乙:借给你多少?


甲:给我开了一张证明,“那里有,去取吧。”


乙:在仓库呢。


甲:按地址找吧,“德胜门外”。瞧瞧多吉利,借箭沾上德胜门了。


乙:好口彩,“旗开得胜”。


甲:再找,“安康胡同儿,五号儿,”


乙:哦。


甲:老大的牌子啊:“北京——安定医院”。


乙:咳!把你支精神病院啦?!


甲:哎呀,给我气的呀,你开个车送一程也好啊,让我自投罗网!


乙:可不,就没见过你这么傻的。


甲:这就是个玩笑。


乙:不是真的?


甲:我有那么笨吗?时代发展啦,要有创新。


乙:噢~~?


甲:你得用全新的现代化超高端先进科学技术手段,把美国那火箭导弹全借来。


乙:好么,


甲:你得这个。(乙手在甲眼前晃。)你这,干什么?


乙:醒着呐。(乙闻甲脸。)


甲:你这,闻我干什么?


乙:没喝多呀?!哪儿来的青天白日梦的味道?


甲:你才做梦呢,我这叫创新。


乙:哦,创新。


甲:诸葛先生用木船,我得用铁船。


乙:先进不少。


甲:诸葛先生用那稻草人,戳船梆子两边儿。


乙:啊。


甲:太土了点儿,对付曹操将就着用。借美国人的箭,那不灵。


乙:你还有新法子?


甲:你看我这计划啊,


乙:哦。


甲:我呀,先把那“基辅号儿”航空母舰买下来。


乙:这船够大的。


甲:放天津那儿当玩具,可惜了儿的。


乙:你用它。


甲:我把它吊到白洋淀。


乙:没那么大的吊车。


甲:直升飞机呀。米26,雇它五百架,嘤嘤嘤~~。


乙:听着怎么跟一群苍蝇是的?


甲:绘好设计图,秘密改装。


乙:你那图,绘在哪儿了?


甲:那有什么关系?


乙:绘在纸上特务偷,绘在炕上的它湿啊,有味儿。


甲:别打岔,影响了我的工程进度了。


乙:干你的。


甲:舰首上,安装上几门红衣大将军;


乙:哦。


甲:舰尾这个,埋伏下弓弩手;


乙:噢?


甲:舰桥上,多布置几挺捷克式;


乙:嗯。


甲:船舷上,挂满了手榴弹。


乙:这都什么打扮。


甲:诸葛先生没见过这些东西。


乙:谁也没见过这些能摆一块儿的。


甲:还得架上几部雷达,甲板两边儿再安装上大型的空调、吸尘器、足球网。


乙:这干嘛呀?


甲:别打岔。战舰的名字也要变一变了。


乙:得有个新名字。


甲:船舷两边儿漆上笸箩大的红字:“诸葛徒孙号”。


乙:你就算是诸葛先生的徒子徒孙儿啦?


甲:咳,也就斗胆这么一叫,其实不配。


乙:还挺谦虚。


甲:就差最后几项工作了。


乙:哪几项?


甲:遍洒英雄贴,招募豪侠士,我雇上他两万水勇。


乙:用不了那么多。


甲:我这是“嘿”动力航母,可以多解决一些中老年妇女的就业问题。


乙:核动力用的人更少。


甲:不是核动力,是“嘿”动力。


乙:怎么个“嘿”动力?


甲:(做划桨状)“嘿哟!嘿哟!”


乙:划航母呀,这么大船划地动吗?


甲:还得去美国一趟。给英雄的诸葛海军将士买些奖品。


乙:干嘛到那儿买呀?


甲:玛瑙戒指、钻石项链。那儿买的东西算是战利品,挂在胸前晃荡,谁看见不羡慕呀。


乙:战利品当勋章,也算个好主意。


甲:我到了纽约,先找最牛的街。


乙:好珠宝当然是在最牛的街上。


甲:那儿的珠宝最好、最多。牛街上有一菜百……


乙:我怎么听着耳熟呀。


甲:菜百那项链儿,老鼻子了,足够挑的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乙:是,专卖那个的。


甲:不过呢,我得先去提个现。


乙:取钱?


甲:哎,就在纽约,最安全的银行。


乙:什么银行?


甲:找它的金融街。


乙:华尔街。


甲:金融街最北头儿,有一大银行,摩天楼,最早建成的。


乙:老银行了。


甲:楼顶立着四个城门大的宋体字。


乙:宋体字?


甲:“中国银行”。


乙:噢,咳!阜城门内呀?那儿是叫金融街。


甲:还得买IT产品呐,


乙:啊。


甲:电脑主板、显卡、硬盘,这都得买。


乙:攒电脑是怎么着?


甲:建造我的指挥中心呀。顺道儿一块儿都置备齐了。


乙:哪条街上买?


甲:这个,这不在街上,在纽约的一个村子里。


乙:村子里,中关村?


甲:(拍乙肩)去过美国。


乙:这还去美国干什么呀?你这都是咱北京的地方儿。


甲:万事齐备,可以让美国人尝尝诸葛后人的手段了。


乙:这就改装好了,挺快。


甲:我把“诸葛徒孙号”开上太平洋,左满舵,航向东东北,航速3节。


乙:够不快的。


甲:冲过了第一岛链,向关岛靠近,还有500公里啊。打开主动寻的雷达,相控阵雷达。


乙:这俩还算好装备。


甲:搜索、扫描,专找航空母舰“小鹰号”战斗群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