鍐呭瀛楀彿锛榛樿澶у彿瓒呭ぇ鍙

娈佃惤璁剧疆锛娈甸缂╄繘鍙栨秷娈甸缂╄繘

瀛椾綋璁剧疆锛鍒囨崲鍒板井杞泤榛鍒囨崲鍒板畫浣

对口相声!搞笑的相声剧本《戏说姓氏》

2016-11-21 21:35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甲:今天咱俩的任务就是要把大伙逗乐了。


乙:废话,要把人都弄哭了还是相声吗?


甲:先问你个问题,今天来的观众共有多少个姓?


乙:这你可绕不住我——就俩性:男和女。


甲:谁和你玩脑筋急转弯,咱说正经的。是问你有多少个姓氏,《百家姓》的姓。


乙:哪我还真不知道,你知道?


甲:我也说不上。不过除非特殊场合,一百人里头少说也有五六十个姓。


乙:啥叫特殊场合?


甲:要赶上宗亲大会,不管多少人,都是一个姓。


乙:同是一个老祖宗。


甲:再问你个问题:姓是怎么来的?


乙:爹给的。


甲:这是一般情况,也有例外。比如说那大闹天宫的孙悟空,他的姓就不是爹给的,是师傅给的。


乙:他能有爹吗?那猪八戒还是自己给起的呢。


甲:其实咱中国人的姓最初是娘给的,要不怎么姓字是个女字旁。


乙:有道理。同一个女人生的就同姓。


甲:所以带女字旁的象姚、姜、姬这些是最古老的姓。姓的最初的作用是“别婚姻”,说白了就是同姓不通婚。


乙:那娘的姓又是打哪来的?


甲:打姥姥那来,姥姥又打老姥姥那来。


乙:那最老的那个姥姥的姓又是打哪来的呢?


甲:有这样的一个传说:当年女娲团土造人,后来为了加快进度,就用藤条挑起泥巴甩出去,泥团落地就变成人,落在什么地方就姓什么。


乙:落哪就姓什么?


甲:所以说最初的姓大都是地名。


乙:我明白了,原来落在石家庄的就姓石,落在张家口的就姓张。


甲:别起哄了,那些什么庄什么村的是先有这些姓的人,然后才起的地名。女字旁的姓大都是古地名,地名添上女旁就成了姓。进入父系社会后,这姓就开始是爹给的了。


乙:那爹的姓又是怎么来的?


甲:一是从姥姥那继承的,接着用,再就是受封了,有了自己的封地,封地就成了姓。受封的诸侯多了,姓也开始多了。


乙:原来如此,真长学问了。


甲:据《晋书地理志》记载,春秋初年有一千二百个诸侯国,到了成书的时候,还可以考证出的只有一百三十九个。


乙:还真不少。


甲:书中所记载的一百三十九个国名,绝大多数就是今天常见的姓氏。


乙:我们今天的姓大多数是从一方诸侯得来的?


甲:象夏、商、周。


乙:是上古三代的国号。


甲:秦、齐、楚、魏、燕、赵、韩。


乙:战国七雄。


甲:象鲁、郑、宋、陈、蔡、纪、卫、许、梁、吴这些都是春秋时著名的诸侯国。


乙:孔夫子当年就受困于陈蔡。


甲:再接下来就有人以官为姓,象司马、司徒都是大官,姓史的世代都是周朝的太史令,李姓原先是姓道理的“理”,掌管刑狱的官。


乙:大理寺就是评理的地方。


甲:再往后又有人以职业为姓。


乙:干什么就姓什么。


甲:对!象巫、卜、陶。说起我们中国人的姓,一方面挺严肃的,另一方面又有很大的随意性。


乙:是吗?


甲:严肃起来就是“大丈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”,一脉相承百代不变,象孔子家族,就传了快八十代了。这是普遍的。


乙:不严肃的时候又怎样?


甲:某个人想跟祖宗说声拜拜,自己另找一个字做姓,当开山始祖,也挺容易的。历史上这自个给自个起姓的不计其数。


乙:要不这姓怎么会越来越多,都上万了。


甲:咱们中国字是表意文字,可以望文生义。所以这姓都可以有含义,再加上谐音,因此也制造了不少笑料。


乙:有笑料?好啊!听相声不就是图个乐吗?再不出几个包袱,观众就该跟你拜拜了。


甲:就说两个。


乙:赶紧说!


甲:先说的是一伙小学生。


乙:咱也先从娃娃抓起。


甲:这是一伙过去私塾里的小学生,刚识几个数和刚学会自己的姓名。


乙:学问还不大。


甲:有一学生姓戚,他对那姓伍的孩子说,我比你强。


乙:七比五是多着俩呢。


甲:这姓伍的也不服呀,他说论站队,我在你前头。


乙:第五名在第七名前头,这是说排座次。


甲:赶那边过来个姓石的说你俩也别争了,你们都不如我。我比你们一个多仨,一个多一倍。


乙:是啊,他是十。


甲:赶那边又过来一个,你比他多十倍有啥了不起,我还比你多一千倍呢!


乙:这个姓万。


甲:这还没完,那边又过来一个姓赵的。你比他多一千倍,可我比你多百倍。


乙:这还是小兆——一百万,要是老兆,那得一万亿。


甲:所以说我们姓赵的最大,要不《百家姓》怎么赵在第一。


乙:《百家姓》成数学课本了。


甲:这是小孩子的理解。接下来说的是一群秀才。


乙:秀才,肚子里都有点墨水,文化人。


甲:这是一群进京赶考的秀才,住在一客栈里。


乙:噢,大家住一起。


甲:高考前特紧张啊,所以温书之余他们也常在一起开个玩笑。


乙:调剂一下精神生活。


甲:这不,有一秀才开口了:大伙说说,姓什么最好?


乙:这姓还有好不好的?该姓什么姓什么。


甲:这不开玩笑嘛,那边就有人接茬了:依我说姓谷最好!——这是谷秀才。


乙:对,“家中有谷,心中不慌”,在农耕社会,谷最重要。


甲:谷好是好,但不如我们姓米好!


乙:对,米比谷吃的时候省事。


甲:那边过来个范秀才——米也不能生吃呀,还是姓范(饭)好!


乙:直接把姓柴的绕过去了。


甲:饭好吃,不能没蔡(菜)。


乙:吃白饭没滋味,姓蔡也好。


甲:光有饭菜,要是没汤,噎死你们。


乙:姓汤的也不示弱。


甲:又出来个个席秀才不紧不慢地说:饭菜汤还要有酒才成席呢。


乙:一个席能顶他们仨,这还是家常的一席便饭,要赶上满汉全席,还不知得搭进多少姓去。


甲:你们就知道吃,姓什么都没我们姓钱好!这钱秀才一张嘴,一时间就没人再搭腔了。


乙:是啊,还有什么比得过钱?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
甲:不一定,这不才过不到一会儿,过来个金秀才:钱也会贬值,怎比得过我们姓金的。


乙:其实金钱都一回事,金钱金钱都连一块说。


甲:姓金姓钱都不如我们姓权好!


乙:这是姓权的,有权就有一切。


甲:权越大越好,当大官才有大权,我们上官就是最大的官。


乙:这么说,还是姓上官最好?


甲:你们当官好是好,到了年头总得退下来,怎比得上我们姓王的?


乙:那你干脆姓皇上的皇不更好?


甲:那可不成,皇上可不好当。你看那当皇上的和想当皇上的死于非命者不计其数。


乙:那也是,当王安全些也省心。


甲:当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比当皇上也差不多少。


乙:还是姓王最好。


甲:姓王好啊,要不怎么人们都愿意姓王,根据2010年版的最新统计,王姓现共有九千五百万人,成为当今中国第一大姓。


乙:原来这天下第一大姓是这么来的!


甲:中国字里同音字很多,因此在姓氏里同音的也很多,人们为了区分这些同音的姓,常会这样说:你是干钩于,我是人禾余。


乙:还有弓长张,立早章。


甲:因为姓张的人多,这是最常听到的。其实这样说是不对的。


乙:怎么不对了?


甲:不对劲,往轻里说是没学问,要往重里说是辱没先人。


乙:有这么严重?


甲:先说头一个张,应该是弓长(掌)张。


乙:带长(掌)字的。


甲:这就对了,这是个形声字。从弓,长(掌)声。人家姓张的祖先原是发明和负责制造弓箭的官。


乙:相当于今天的总装备部长。


甲:再说另一个章。这是个会意字,从音十。音指音乐,“十”是个位数已终了的数。乐竟为一章。是先有乐章后有文章。


乙:那姓章的祖先是管音乐的官了?


甲:这还说不准,按照现在的说法章姓是出自地名。不过肯定不是什么“立早”。一大早就立在那儿算什么?不就小区保安吗?


乙:真得改改,往后得说“十音章”、“ 弓长(掌)张”。


甲:这才显得有学问。人们都有宗族观念,所谓同姓三分亲。


乙:都说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。


甲:这话不一定正确。有的同姓的并不是一家人,有的不同姓倒是一家人。象李、王、张、刘这些特大姓,来源就不下数十个。


乙:这是同姓不一家人的,那不同姓是一家人的呢?


甲:象姜姓,后来发展出十几个姓氏,吕、谢、许、崔、丁这些常见的姓氏都是。


乙:都属于姜太公的后代。


甲:还有田姓和陈姓、何姓和韩姓、庆姓和贺姓都有共同的祖先。


乙:还这么复杂。


甲:我们家邻居老王,就特别喜欢认同宗。


乙:喜欢跟人套近乎。


甲:刚才不说过这姓王的人多吗,老王到哪都能找到自己人。就算人家不姓王,他也能说成自家人。


乙:不姓王的也能套上近乎?


甲:这不,今天碰见一姓全的,赶紧握手——同宗同宗,一家人。


乙:一个姓全一个姓王,怎么是一家?


甲:全不就是人王吗?


乙:人字下面一王字可不就是全。


甲:我们这个王就是人王啊!


乙:废话!要是猴王人家姓孙。


甲:要是遇见姓匡的,他就说您不就是大院里的王吗!遇见姓汪的,他就说您不就是住水边的王吗!


乙:这嘴倒挺能说的。


甲:这天又遇见一姓毛的。


乙:姓毛也成?


甲:同宗,同宗,咱们是一家。


乙:姓毛怎么跟姓王成一家了?


甲:您不就是长了尾巴的王吗!


乙:这不找揍吗?


甲:玩笑开大了。我们在生活常有很多禁忌,比方说千万不能管姓姚的女士叫姐。


乙:一叫就成“窑姐”了,那是妓女。


甲:在麻将馆里别管人叫叔,尤其是对姓常的。


乙:一叫就成“常输”了,到那儿得叫“常大爷”。


甲:还有些个姓凑在一块就是笑料。


乙:单是搁一块就能逗笑?


甲:“文革”那些年,街上大喇叭天天高叫“消灭封资修!”其实这封、资、修都是中国人的姓氏。


乙:《百家姓》就有这封姓——甄魏家封。


甲:资姓和修姓也都是历史悠久的姓氏,人口都不下数十万。想来这仨姓的人当时对“文革”就不会有好感。


乙:这封资修也没那么容易消灭,还得和谐共存。


甲:再说一个姓孙的,去参加聚会。见一生人——在下姓孙,请问贵姓?


乙:这是最普通的礼节。


甲:你听那位怎么说?——不敢。


乙:没见过有姓不敢的。


甲:人家那是客气话。连问了两次,这姓孙的不耐烦了——有什么敢不敢的?


乙:到底姓什么?


甲:在下姓祖。


乙:祖比孙大两辈。


甲:那姓孙的笑了——什么敢不敢的,不就你祖我孙嘛!


乙:你的祖是我的孙,他反倒大五辈了。


甲:看来这姓孙的为了对付这姓祖的,想出这招也花了不少心思。


乙:人家早有对策。


甲:有一姓文的和姓武的结亲,大家都说这是文武双全。


乙:听着吉祥。


甲:有一姓阴的取了个姓阳的媳妇,朋友们开玩笑说他们是颠倒阴阳,将来生了儿子就叫阴阳生。


乙:一看风水的。


甲:再有姓傅的常常也很尴尬。


乙:只是那些当了官的。


甲:咱邻居有一姓傅的,当了好些年名副其实的副局长,好不容易坐了正位,人家还是一口一个傅局长地叫。


乙:听着心里不爽。


甲:就有那马屁精,见来人就这样介绍:这是我们局的傅正局长。


乙:还是听着别扭。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一事。


甲:你也说说看,让我也捧你一回。


乙:我儿子那班主任,复姓宇文。


甲:《百家姓》里有——钟离宇文。


乙:头一次开家长会,校长这样介绍:这是教数学的宇文(语文)老师。明白的在底下抿着嘴乐,那不明白的还嘀咕,这到底是语文老师还是数学老师?


甲:确实可乐。我再给你说说我过去的俩邻居。


乙:怎么又是邻居。


甲:过去我们家住大杂院,邻居多,什么样都有。这俩邻居一个老袁,一个老何。


乙:这俩姓在一块不会出笑料吧。


甲:这俩老头好抬杠,凡事都要争个高低。


乙:俩倔老头。


甲:一开始是下棋争输赢,到后来什么事上都要争。恰巧俩人的儿媳妇差不多同时了生孩子。


乙:一块当爷爷了。


甲:这老袁就想,得请高人给我孙子起个响亮的名字,无论如何得压老何一头。


乙:老何也是这么想的!


甲:连你都知道,过了几天老袁上何家串门。一进门就嚷:伙计,孙子名字起好了吗?肯定没我孙子的名响亮,我孙子的名字盖了帽了。


乙:好大的口气。


甲:老何说,别神气,我孙子的名字说出来吓死你!


乙:较上劲了,都叫啥?说出来让大家评评。


甲:老袁说我孙子叫袁(原)子弹!


乙:够厉害的。


甲:老何说我孙子叫何(核)武器!


乙:两家都赶在伊朗朝鲜前头了。


甲:过去老北京最讲礼数,管有身份的人叫爷。什么王爷侯爷,张爷李爷的还有灶王爷兔儿爷。


乙:叫声爷显得敬重。


甲:可后来叫滥了,逮着谁都叫爷。连“倒爷”“板儿爷”都出来了。


乙:那是倒腾小买卖的和拉板车的。不过礼多人不怪,听着心里舒坦。


甲:可现如今叫爷又不时兴了,时兴叫老师。不管你教没教过书都叫老师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