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幽默搞笑的小品剧本《村长请客》

2016-11-03 18:45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人物:石猴,村长,石妻。

[石猴简陋的家,有饭桌、矮凳、水缸。

[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鼓乐远去。石猴扛锄头,神情沮丧地上。

石猴:(念)今天村里真热闹/敲锣打鼓放鞭炮/小康挂牌一百户/俺石猴想挂还未达标。〈歇锄,看天,捶腰,扛锄回家敲门。〉:二狗妈,开门。

[石妻神情淡然上,听是石猴,不悦,欲开门又止,继而开门,不与搭理。

石猴:(对观众)常言说,出门看天色,进门看脸色,这小嘴橛巴着,不知又气谁!〈试探地〉二狗他妈,饭做好了吗?

石妻:〈没好气地〉做你的头!

石猴:〈愣神,掀面缸,掀米缸,气壮地〉这又有米,又有面,你不做饭为那般?!

石妻:有米有面,你就心甘情愿?!你去听听,你去看看,人家喇叭号子奔小康,咱家眼看就要吃大康了。灯里无油点捻子,家里无钱骂汉子,你还想吃?

石猴:〈自惭地〉我是生成的石猴子,就会种二亩坷垃头子,你看谁有钱,你就跟谁过去。

石妻:〈生气地〉你不会挣钱,倒会耍贫嘴儿!

石猴:不会挣钱光怪我吗?你又养猪又养兔,盲目养殖不对路,把咱家养成贫困户。

石妻:贫困户又养了你这个贫嘴儿,今天就叫你喝凉水儿!〈生气地进屋〉

石猴:〈无奈地〉喝凉水就喝凉水。〈端一瓢凉水一饮而尽,身靠门闭目养神。〉

[村长面带愧色上场

村长:(念)当村长,没当好/村委会上作检讨/一帮一扶落了后/是棵秫秫就要带棵草。〈见石猴,打官腔地开玩笑〉我说石老兄,看把你自在的。别人都敲锣打鼓奔小康,你到“梦州”去旅游。

石猴:〈惊醒,尴尬地爬起来,手忙脚乱〉吆,村长,是你,你,吃了没有?

村长:〈继续打趣〉石老兄,如今温饱问题早解决了,见面就问“吃了没有”,这太落后形势了。

石猴:〈实在地〉上次见面我招呼你“村长辛苦!”你说“心不苦,胆苦!”

村长:〈畅笑〉那是跟你开玩笑。不管啥苦,总比老是问吃饭没有时髦。

石猴:〈解嘲地〉我是说,你要没吃饭,就在我家住下。

村长:〈半开玩笑地〉嗨嗨!你这一毛不拔的石猴子,今儿个咋要请我吃饭了?

石妻:〈气冲冲上场,反驳村长〉你这是寒颤俺。你成天鸡鱼肉蛋的,俺想请你怕没那个条件!

石猴:〈附和地〉俺真想请请村长,怕请不来。

村长:今儿个是不请自来。〈一本正经地〉刚才我是开玩笑,嫂子不要生气!其实我是喊石猴哥到我家去喝一盅,商量点儿事。

石妻:〈不悦〉你是在耍猴吧?

石猴:村长,你就别拿我开涮了!

村长:嫂子,刚才开村委会,批评我扶贫任务没完成。咱两家一帮一结对子,我对你们没有啥帮助。我想请石老兄到我家坐坐,商量个帮扶致富的计划。

石妻:〈怀疑〉你扶俺的贫,该俺请你的客,还能让你请俺?

石猴:〈附和地〉天下只有鞋啃袜子,哪有袜子啃鞋的!

村长:哎,石老兄,无论在谁家吃顿便饭,都是人之常情。要不然,今儿晌午就在你家喝一盅?

石猴:〈又惊又喜〉真的?

村长:〈认真地〉那还会假!不过,我还有点儿小事,去去就来。〈村长下〉

石猴:〈目送村长,转忧为喜〉二狗他妈,快准备,村长要在俺家喝一盅。

石妻:〈不以为然〉他会吃你的饭?石猴子!

石猴:〈着急地〉村长还会说假话?

石妻:如今的干部,谁给群众说多少真话,办多少实事?

石猴:你先去做饭,做好了我去喊他。

石妻:家里没菜,割你的肉块子做饭!

石猴:〈叹息,转念〉哎,咱家还有只抱窝鸡,今儿个我给村长吃那个“王八别鸡”!〈到台侧抱鸡返回,石妻夺下。〉

石妻:杀了它你给我抱窝?

石猴:〈沮丧,蹲下〉唉!〈转念〉那还有一对长毛兔,我把公兔子杀了,也做个“野马走钢丝”!〈到另一端抱出兔子,又被妻子夺下。〉

石妻:杀了公兔子,用你来配对儿?〈蹲下,梳理兔子毛〉

石猴:〈半对观众〉小鸡不尿尿,自有变化!我去村头小饭店赊几样小菜去!〈下场〉

石猴:〈提几袋小菜上〉二狗他妈,二狗他妈!〈石妻站起〉你把菜给拾掇一下,我去喊村长。〈将菜肴递给妻,急下〉

石妻:这顿饭,俺家二狗又能解馋了。〈进内屋〉

石猴:〈急上场〉村长!村长!〈村长上〉

村长:石老兄,这到我家门口了还不进去?

石猴:村长,你说在我家吃顿饭,我都备齐了。

村长:你的条件不好,咋能让你破费呢!

石猴:〈实在地〉没啥破费的,都是些张飞吃豆芽-小菜!

村长:〈真诚地〉那好,你先走一步,我拿瓶好酒随后就到。

石猴:〈喜出

望外,边跑边喊〉二狗他妈,二狗他妈,村长来咱家喝酒了。〈进家〉

石妻:〈上场,不屑一顾〉我没钱打酒给他喝!

[村长提着写有“综合养殖场”字样的食盒上,在台侧驻足聆听。

石猴:〈见桌上没菜〉二狗妈,我买的下酒菜呢?

石妻:〈没好气地〉让咱二狗吃了。

石猴:〈着急〉你,你咋能这样?这是我招待村长的!

石妻:〈不以为然地〉我给二狗吃,二狗能喊我一声妈,给村长吃做啥用?!

[村长尴尬,进退两难。

石猴:〈大嚷〉你太不像话了,你叫我的脸往哪搁?

石妻:〈挖苦地〉真是猴子不嫌脸瘦,你请村长喝酒,能喝断穷根咋?我就不会巴结干部。

石猴:〈暴跳地〉你,人家都笑话我怕老婆!〈猛然转向观众〉笑啥呢?我怕老婆关你屁事!今天我就不怕啦!〈攥拳捋袖欲打〉

石妻:〈不屑一顾〉你--不--敢!

石猴:〈半对观众〉这市场上啥都有卖的,就是没有卖“不敢”的!〈见妻毫无畏惧,脱一只鞋半举空中〉

石妻:〈怒目而视〉你敢!

石猴:〈半对观众〉不敢?这“鞋样子”刷你身上你接不下来!

[石猴举着鞋轻轻朝下落,村长放下食盒欲趋前拉架又止。

石妻:〈大怒地把头伸过去〉给你打,你打呀!

[石妻进一步,石猴退一步,石妻顺势将石猴推倒。

石猴:〈恼羞成怒〉这日子不过了!〈一骨碌爬起来,做格斗状〉你还敢跟我过招!〈转脸见村长,慌乱中将鞋子扔过去,正好砸在村长怀里〉

村长:〈顺势接住鞋子,佯怒〉石老兄,你是请我来喝酒的,还是请我来吃“板鸭”的?

石猴:〈陪笑脸〉村长兄弟,实在对不住,今天我调教调教你嫂子,给咱爷们儿出口气!

村长:〈将鞋子扔过去〉石猴兄,嫂子又没招我惹我,你给我出的哪门子气?

石猴:〈实在地〉他把我准备的下酒菜给二狗吃了。

村长:孩子吃饱了好上学嘛!

石妻:对,吃饱了好上学,上好学,说不定还能混上一官半职呢!

石猴:〈喜色〉对,是官强似民嘛……〈变色〉不对,你这不是变着法骂干部吗?

村长:嫂子骂得有理,我们干部中有不少人到群众家里,不是想吃想喝,就是要钱要粮,硬是把鱼水关系便成了鱼网关系。

石猴:谁不知道村长你以身作则,几次想请你喝酒你都不来,处处想为俺贫困户减轻“农民负担”。

石妻:〈半褒半奖〉村长你怕啥,如今贪污受贿是经济犯罪,吃点喝点是正常行为。

石猴:家常便饭,不算浪费;几碟小菜,经济实惠;借酒谈心,文明行为。

村长:老兄说得对,我也准备了几样小菜,到你家来喝一盅,就算是我村长请客。

石猴:这几年我家奔小康没达标,成了贫困户,拖你的后腿了。

村长:我这几年光顾了自己科学养殖做实验,虽然富裕了,却冷了哥嫂的心。

石妻:〈感动地〉大兄弟,俺穷不怪你,怨俺不懂科技。

石猴:啥也没落下,只落的两肋窝子一屁股债。

村长:〈点头叹惜,出门提来食盒〉我带的几样小菜,都是我场子里的产品,今天借嫂子的饭桌亮亮相,也算推销我自己。

[石猴夫妇一脸困惑,村长从食盒里端出一只鸡

石猴:这一定是你自家养的良种鸡!

石妻:听说你家的鸡天天下蛋,你把它杀了不太可惜了?

村长:嫂子,你常养鸡也知道,蛋鸡群里也有公鸡,这是一只多余的蛋公鸡。

石猴:你就别提她养鸡了,两年养成一对半,只抱谎窝不下蛋。

村长:〈端出一碟猪肉〉这猪肉也是我场子里的产品,刚从食品站回笼的。

石猴:都说你家的猪光长瘦肉不长膘,两个半月就“够刀儿”。

石妻:敢情喂的全是精料?

村长:主要是喂鸡粪,不过要进行发酵处理。

石猴:〈贫嘴〉鸡粪加科技,它不吃是个屁!

村长:〈端出一条鱼〉这是我养的鲶鱼,又叫沟鲶。

石猴:我经常看见你往鱼塘里撒猪粪,敢情是喂鱼的?

村长:鲶鱼最喜欢吃猪粪里的残余养料。

石猴:猪粪加科技,它不吃是个屁!

村长:塘里养鱼,水面放红菱。〈端出一盘菱角〉这又是个稀罕物。

石猴:村长,我算是服你了!

村长:我今天请客是有求于哥嫂。

石妻:只要有用得着俺的地方。

村长:我的养殖场缺少帮手,想请哥嫂去上班,按月发工资。

石妻:你石大哥掏个鸡粪,挖个猪铺都不含糊。

村长:我可不是光让大哥去干粗活,是要他去学科学养殖。等你们有了技术,我帮你家办个场子。

石猴:〈喜悦〉这样的好事,俺瞎子掉鞋--哪摸去?!

石妻:村长真心实意帮咱致富,赶快给村长倒酒。〈欲抓酒瓶〉

村长:〈抢过酒瓶〉今天是我请客,我先敬哥嫂一杯。

石猴:发家致富,村长引路,咱们干杯!

村长:应该说共同致富,科技引路。

三人:共同致富,科技引路〈三人邀观众〉咱们共同干杯!

[三人举杯亮相。落幕。

-剧终
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