鍐呭瀛楀彿锛榛樿澶у彿瓒呭ぇ鍙

娈佃惤璁剧疆锛娈甸缂╄繘鍙栨秷娈甸缂╄繘

瀛椾綋璁剧疆锛鍒囨崲鍒板井杞泤榛鍒囨崲鍒板畫浣

古装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雨过山青青》

2016-11-05 19:43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雨过山青青

编剧恭眸

时间:古代

地点:洪州县大堂

人物:洪州县令:男,(简称“官”)

府台:男;(简称“府”)

史骞:男,(简称“史”)

班头二人:(简称“甲”“乙”)

卫士:(简称“卫”)

(大幕在升堂鼓声中开启:二班头急推纸役卒上场排班。良久)

甲:耶,老爷昨日吩咐,今天一早升堂理案,咋不见他的踪影?

乙:老爷这几天晚上常到第四监舍同几个犯人搓麻将,想必又赢了壳儿(钱),到消魂院去巡视奶头山,察访夹皮沟去了吧。

{被堵嘴的官从公案桌下探头并哼哼求救。

甲:老爷泡妞儿硬是不知饱足。可惜他那八位长得白白嫩嫩的太太哟,昨晚又遭凉拌起。

{官再次探头求救。

甲:耶,哪来的母猪在呻唤?

乙:母猪在呻唤?我咋没听见。

甲:你那耳朵遭疝气堵住了——没听见?(发现官)哎呀,却原来是老爷在呻唤喃!

(为官松绑)

乙:老爷,你钻到桌子下边干啥,想找骨头啃?

官:呸!你两个狗头,老爷泡妞儿不知道饱足咋啦?我那八个太太长得白白嫩嫩啷个,流憨口水啦?想启老爷的坎儿是不是?

甲:那是老爷的不动产,小人咋敢妄吃汤圆嘛?

乙:老爷,你昨晚上在四监舍搓麻将,咋遭绑起了?

官:说来惭愧。我前几天晚上和他们搓麻将,他们每回拿出三、四仟两银票故意输给我。谁料昨晚上他们联手三抬一,老爷硬是遭输得箍起垮起。最后,我连监狱大门的钥匙都折成了三千两银票输给他们了。

甲:啊!那几个犯人呢?

官:打开监狱大门,把我押到这里绑起后跑了。

乙:你咋不喊叫抓逃犯呢?

官:打了几晚上麻将我腔都不敢开哩还喊叫。

乙:为啥?

官:老爷镶铸的这四颗实心金牙要值三千两银子,我若一开口被他们发现,那还保得住?

甲:老爷,要不要命捕快把逃犯追回来?

官:追不得!倘若惊动了上司,老爷的脑壳都要除脱!

乙:老爷今日心情不佳,时迁盗案改日再审吧。

官:不行!时迁胆大包天,盗走我价值连城的玉鸡一只,非追回不可。打鼓升堂:……耶,班头,今天的堂威咋个没气势?

甲:昨天开晚饭,站堂卒吃注水鸭子中了毒,个个都都在拉秋痢。我俩个人吼起咋有气势呢!

官:(指两旁的纸人)它们是……

乙:那是我在字画行请的画师、画的几个纸娃娃,站在两边充数的。

官:你娃娃聪明。带窃贼上堂!

(甲、 乙带“史”上)

史:劝你们老爷别审了――此案关系重大,只怕他吃罪不起哟。

甲:少废话,快走!(押史上堂)

官:时迁,时迁!

甲:时迁,老爷在叫你,你得了哑喉症了?

史:你才是狗牙疯发了乱“汪汪”,老爷又没叫我哩。

官:老爷就是在叫你。

史(顺势的)老爷,我姓时,名叫时爹的。时迁是江湖中人见我身材纤细给我起的绰号。

官:啊。时爹的。

史:呃!(背白)这孬娃好孝顺,喊得多巴适啊。

官:你夜入我府盗我玉鸡,还不快归还于我。

史:爹的说过,我从未见过什么玉鸡。

官:狡辩!

史:我来问你,前晚捕快抓住我时,可当场搜过?

甲:除了裤裆无一例外。

史:好。浑身搜遍未见玉鸡,诬我为盗,血口喷人!

官:时爹的。我看你是灯影儿抠背――牛皮皂痒。大刑侍侯!

府:(内白)府台大人驾到!

官:啊!府台大人驾到,将他押下去,恭迎府台。

{甲、 乙押史出,与府台相遇。

府:此人身犯何罪?

甲:他夜入官邸,盗走老爷玉鸡一只!(押史下)

府:玉鸡?!不出本府所料,国宝七星珠果然落到这狗官之手。

官:府台驾到,卑职无事瞎忙,请恕未能远迎之罪。

府:贵县勤于政务,忠心可嘉,不必客气。

官:大人夸奖。大人请坐,我去吩咐厨下……

府:免。本府此来洪州,是询问贵县追查国宝七星珠一案进展的。

官:此案乃国之要案,卑职怎敢懈怠,早派人四方查寻。奈何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。

府:杳无音讯?贵县方才审理什么案?

官:盗窃案。

府:什么盗窃案?

官:窃贼夜入县衙,盗我玉……雌鸡一案。

府:究竟是玉鸡还是雌鸡?

官:雌鸡

府:盗走雌鸡多少?

官:一只。

府:哈……一只雌鸡价值几何。贵县竟坐堂审理,岂非小题大做吗?

官:这……回大人…… >  府:窃贼何人?

官:名叫时爹的,江湖人称时迁。乃水泊梁山之草寇。

府:贵县可曾问明?

官:窃贼拒不承认。

府:本府代问如何?

官:这个……(背白)兄弟送来密信,说是朝中钦差已出京城暗访洪州,莫非……

府:洪州县,此案不让本府插手是不?

官:区区小事,怎劳大驾。

府:哼。带窃贼。(甲、乙带“时迁”上)

史:草民时爹的叩见府台大人。

府:时爹的,你夜入府衙,盗走洪州县令玉……雌鸡一只。可有此事?

史:大人,我舍命入府,只为偷吃一只雌鸡值得吗?

府:言之有理。那你想盗走何物?

史:我,我想……

官:(急切地)胆大时爹的!府台问话你竟敢支唔搪塞。来啊,推出去斩首!

府:慢。偷吃雌鸡一只,处以极刑,量刑太重了吧?

官:是。时爹的,府台问话,你要好好回答(威胁)

史:我……

官:还敢支唔胡弄,藐视朝官,拖下去打!

{两差推史,史帽落地,玉鸡从帽内滚出一摔两半,七星珠致鸡腹亮出。官骇。

甲:玉鸡!哇,鸡肚子里还有闪光的宝珠!老爷,你的宝物找到了!

官:不!不!不!那不是我的。

乙:咋不是呢,你刚才还说它价值连城,非追回不可哩!我拿去交八太太管起哈。

府:慢!这就是皇宫大内失窃的国宝――七星珠!!

从:(堂目)啊!

府:时爹的,尔鼠盗狗窃,却破译国之要案,当记首功。狗官还不实招!

官:(跪)我招。年初,我弟乘在皇娘驾前听差之便,偷出宝珠并派心腹送来我处妥存,事后平分。我隐匿国宝,欺君罔上,罪该万死!

府:画招!

甲:快画招!(俏声地)老爷,你的小金库派上用场了吧。(大声地)快点!

[官画押后从靴内取出银票和招单一并递上。

府:银票,五千两!(变脸成小丑)洪州县,你擒获窃贼,追回国宝,为朝廷立下大功!本府奏明万岁,日后定有升迁!(对史)胆大时爹的!尔盘踞梁山,聚从反叛罪之一也;潜入皇宫大内,窃我国宝罪之二也。二罪合一,就地斩首!

史:大人,你方才说给我记首功一件。为何翻云覆雨,朝令夕改呀?

府:首功?哈哈……首功是财神爷管着的

史:我是小偷,他是大盗。为何小偷升天,大盗升官!为什么?

官:为什么?如今就这个行市:嘿嘿,银子是白的,眼睛果果是黑的。时爹的,到阎王爷那里去道委屈吧。推出去杀!

府:(反脸)放狗屁!(变脸)本府收下你的银子,帮你颠转案子,给足了你面子;你却不识时务,乱嚼舌子,往朝廷命官脸上抹花子。你是活腻了。狗官!尔伙同其弟窃我国宝,罪不容诛!来啊……

{史向差乙示意:该揭锅了。

乙;(怀中取出号炮,点火状)噼里啪啦耸!钦差大人驾到!

{卫士捧官戴上;府县二官慌忙出迎;卫士,差乙为史更衣,史上坐。

卫:这便是身负王命的朝廷钦差史骞、史大人。还不跪下!(府县二官慌忙跪拜)

史:你两还有何话说?

官:这一回把脑壳耍落了。

史;“来啊!将这两个狗官打入囚笼,押解回京,听万岁发落!(造型剧终)

(注;凡呼“时爹的”时,史均应声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