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校园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同桌的她》

2016-11-09 20:13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《同桌的你》,音乐声起。

话外音:一转眼,民院05级6班的学生们都毕业十多年了。他们都还过的好吗?今天是他们同学聚会的日子。让我们听着熟悉的同桌的你,一同去看看吧!

音乐声渐弱。停。

刘:年方三十,有车有房。单身女士,注意前方。一个帅哥,手捧鲜花,闻闻,好香!唉,毕业十多年,一直在事业上打拼,再过些年我就得成王老五了。也不知道,同桌的那个她,还记不记得我的半块橡皮擦。哟,还没人来。我就指这儿等吧!据可靠小道消息,小婧子今儿准到。小婧子是谁?嘿嘿,实不相瞒,就是俺同桌的那个她!

熊:今儿天气不错。风和日丽,阳光普照。什么?我形象欠佳破坏了着美好画面?哼!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!真理!今儿参加同学聚会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。嗨!不管啦。去看看吧。呀,这不是猪大壮么?

刘(摸着后脑勺):咦?你谁啊你?

熊:瞧你这记性!好歹也在我下铺睡了四年呐,这么快就把我给忘啦?

刘:让我想想,让我想想。哈!我想起来了!熊勇!

熊:恩!不错!还记得我啊!

刘:记得,记得啊!不记得你,总记得你当初追校花的时候吃力不讨好的那熊样儿啊……

熊:行,行。这事儿咱就先别说,好吧?

刘:哪儿能不说啊?这可是你的光辉历史啊……

蔡:请问,这是05级6班同学聚会的地儿吗?

熊:是啊。是啊。

刘:你是?记者?不会咱这聚会也得上电视吧?

蔡:你是猪大壮刘国政吧?你是追校花追的上吊自杀的熊勇?

刘:哟,我的知名度还挺高!

熊:我的也不赖啊,连十多年前的事都让记者知道了。看来若干年以后,我非得晚节不保啊!对了。你还没说你是谁呢?

蔡:这个嘛。你们先猜猜。我可是人见人爱,车见车载……

刘:您老没发烧吧?就您这模样?还车见车载?除非那司机斗鸡眼儿!

蔡:哼!猪大壮!我可还记得你当初成天屁颠屁颠地跟着我找我要请假条的哦!

刘:我?我有吗?

熊:你傻啦!她不就是咱班的学习委员竹子吗?

刘:啊,是你啊?几年不见。瞧你变的。这头发也变卷了,皱纹也增长了,这岁月的年轮也越来越深了!

熊:你这说啥呢!竹子,来,坐。咱甭理他!

蔡:谁和他一般见识啊!熊勇,最近在忙些什么呢?

熊:我啊,还能干什么?子承父业咯!

蔡:厨子?

刘:他不做厨子还能干啥?不过说实在的,他做的饭还真香!

熊:你就知道吃!吃的跟猪似的!还吃呢?

刘:去去去。你一边呆着去。爱吃怎么啦?吃是一种美德!

蔡:刘国政,听说你做老板啦?门口那车是你的吧?不错啊!

刘:嘿嘿,一般,一般,全国第三。(看表)哟。这都几点啦?这小婧子咋还不来啊?

蔡:谁?你是说咱班班长小婧子?

熊:是啊。是啊。你还不知道吧?小婧子打上学那会儿就是他的梦中的那啥。他床头还贴着她照片呢!我们老挤兑他,说他用美女照片辟邪!

刘:去去去。什么辟邪不辟邪的!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难听啊!小婧子,那是我心中的一尊神!神!你懂不?

熊:得了吧。她还菩萨呢!

蔡:她不是神,也不是菩萨。她是一株依然盛开的丁香花儿。

《丁香花》音乐声起。

刘:小婧子是丁香花儿?

蔡:恩。三个月前,我去大哲乡做了个采访。

熊:大哲乡?哎呀,那可是全州闻名的贫困乡。

刘:可不是!还在山窝窝里,啥都没有。

蔡:你们先别闹,听我把话说完。作为一名记者,我见过太多太多令人感动、令人心痛、令人心碎的事情。但是没有一次能让我像这次采访一样感到震撼。我无法不将镜头对向那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,那一截截短的不能再短的铅笔头。当破旧不堪的教室里,传出赶了数十里山路来上学的衣衫褴褛的孩子们的朗朗书声的时候,我感到由衷的愧疚和震撼。

刘:打住打住,这和小婧子有什么关系啊?

熊:你先别急嘛!听竹子往下说。

蔡:说实话,以前在学校的时候,我觉得小婧子是个特单纯的小孩子,什么都不懂。永远带着阳光的微笑。但是,当我越过那一个个黑黝黝的可爱的孩子们的脑袋向前看。我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。那就是我们的小婧子!

熊:她真的是小婧子吗?

蔡:恩。是的。

刘:那她今天来了吗?

蔡:来了。

刘:那她在哪儿呢?

蔡:一直在门外呢!

熊:她怎么不进来啊?

蔡:就在我们做完采访后的一个星期,大哲乡山体滑坡。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教室倒了。而小婧子为了抢救教室里剩下的五个孩

子……

刘:后来呢?后来她怎么样了?

蔡:幸好救援人员迅速赶到,救了她一条命。但是,她的下半身从此失去了知觉。

关音乐。

吕婧坐轮椅上。聚光灯打在她身上。全场灯光暗。

吕:我只不过是一个很平凡的人。做了一点很平凡的事。当孩子们仰着头问我什么是电视机的时候;当我生病了,孩子们一个鸡蛋一个梨想法设法塞进我的衣兜、抽屉的时候;当城里去车了,孩子们眼巴巴地哭着问我是不是吕老师也要离开他们的时候,我怎能撇下这群可爱的孩子?不,我不能,不然我对不起我的良心。

灯亮。

刘:啊,小婧子。不!吕老师,快进来,快进来!

吕:还是叫我小婧子吧,吕老师是孩子们叫的。你们就别这么叫我了啊!

蔡:小婧子,我……我……

吕:嗨,我还要谢谢你呢!竹子,上次你给我们学校做的那次采访,引起了好多好心人的关注,给学校捐了好些钱。再过段时间,学校的新教室就要破土动工了!!

刘:对了对了。捐款!小婧子,我捐款捐物行吗?

吕:当然欢迎啊。打拼十来年,发了?

刘:嘿嘿,就一小老板。

熊:捐款有刘老板了。小婧子,你们那儿还缺什么啊?

吕:缺什么?缺老师呗!唉,我现在这个样子……

熊:哈,还有我呢!要知道,以前在学校的爱心双教协会,我可是个名角儿!我来当孩子王,是再合适不过了!

吕:好啊,好啊,欢迎,欢迎。

蔡:大家都做贡献了。竹子我可不能落下。这样吧,我再去趟大哲乡,做个专题报道。争取到更高级的电视台播出。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了!

吕:恩!谢谢,谢谢你们大家!

爱的奉献,音乐声起。

关注孩子,关注教育,关注希望工程,就是关注祖国的明天!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