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反对封建迷信的搞笑小品剧本《算命先生》

2016-11-14 19:40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小品《算命先生》



编剧:寒舍




角色:王八(算命先生)

乌龟(风水先生)

狗旦(王八徒弟)

低能(被骗者)

工人(低能的哥)



台上的正中央放着一张桌子,桌子两边有两根竹竿撑着一个牌匾(大字)“算死草”(小字)“茅山正宗”。

王八趴在桌子上睡觉,发出咕噜声!


狗旦在一旁擦着桌子(歌曲):我怕你,怕死你,就像老鼠怕猫咪,哪天只要你死去,我才扬眉和吐气……(《老鼠爱大米》改编)


(王八醒来,站在旁边)

狗旦(发现):我爱你,爱着你,不管以后到那里,只要跟随着你,就不会饿肚皮,我好爱你……

狗旦:师傅!呵……

王八:呵……

狗旦:呵……

王八:笑?笑什么笑?五音不全,学人家唱歌?还不干活?(狗旦继续忙活,王八拿起一张报纸,坐下,看了起来)

王八:看看有什么新闻没有,嘿……啊?什么?

狗旦:师傅,怎么了?是不是有哪个富婆征婚?

王八:富婆就没有,老头就有几个,要不要?

狗旦:这,不……

王八:啊?不会吧?

狗旦:又怎么了?

王八:新闻头条“江湖骗子横尸街头”(狗旦双脚发软,跪在地上)

狗旦:师傅,我们还是尽快收山吧!

王八:这个想法不错哦!

狗旦:是吗?那快收拾东西吧!

王八:混帐!亏你想得出,我们是茅山正宗嘛,看到没有?四个字,行书?学过书法没有?怕什么?站起来!

狗旦:师傅,你不怕吗?

王八:怕什么,正宗!

狗旦:那你的脚怎么颤抖得那么厉害?

王八:哦,局部中风!


(乌龟出场)

乌龟扛着写着“点子王”的竖扁,弯着腰,划着手,走来。刚好碰到狗旦,乌龟吓了一跳。

狗旦:这位老先生,您这是?

乌龟(反应过来):哦,年轻人,不必害怕,我在耍太极!(耍着武功)

狗旦:耍太极?师傅!师傅!

王八:啥事啊?

狗旦:太极!

王八:什么?何方神圣?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?

乌龟:这位道兄,请让开,我怕我的掌风会震伤你!

王八:哼!口出狂言!(与之对峙着,走了一圈,突然跳起了交际舞)

王八:兄台的舞步还真不错!

乌龟:过奖!过奖!你的也不错啊!

王八:那是肯定,刚才世界舞王迈克尔,杰克逊还打电话向我请教问题呢!

乌龟:是吗?刚才跟刘翔比赛110米跨栏!有点累了,不然可以跟你跳完的!

王八:哦!看你的招牌,莫非你就是江湖人称点石成金的点子王?

乌龟:正是在下!

王八:未请教?

乌龟:在下乌龟,字,卧虎,号,庐山卧虎!家住庐山的对面,家中有屋又有田,算死草?莫非兄台就是名震江湖的扭计师爷算死草?

王八:不敢当!

乌龟:教上教?

王八:在下王八是也,字藏龙,号茅山藏龙,家在茅山的旁边,家中有哥也有姐!

乌龟:幸会!幸会!(两人握手,在比手力)

王八:看你唇白脸青的,认输吧?

乌龟:你看你脑涨冒汗,不如你认输吧?

王八:开玩笑!我的铁沙掌绝非浪得虚名!

乌龟:哼!我的如来神掌更是举世无双!

王八:你不要逼我?

乌龟:逼你又怎样?

王八:我出绝招了啊?

乌龟:绝招?我也有!

王八:好,那我就让你见识我的独门绝学!(往后一跳)

乌龟:必杀技!(也往后一跳)


(两人绕着彼此,走着)

王八:狗旦!你快躲起来,师傅要出绝招了!

乌龟:是啊,小兄弟,我也不想伤及无辜!

狗旦:是!(钻进桌子底下)

王八:来啊,出招啊?

乌龟:来就来,谁怕谁啊?来啊!

王八:来了啊?

乌龟:来!

两人:哥俩好啊,六六六啊,八匹马呀……(在猜拳)

王八:你输了,快离开这里吧?

乌龟:我刚刚来,怎么又要我走了呢?

王八:这位道兄正所谓一山不能容二猫,你在此莫非是想跟我抢饭碗?

乌龟:兄台此话差矣,所谓弱肉强食。如果你有实力的,你又怎么会怕我呢?

王八:开玩

笑?王某出来行走江湖多年,什么腥风血雨不曾见过。我是见你乳嗅未干,怕伤你的自尊!

乌龟:我告诉你,我只想混口饭吃,你不要这么绝!(很凶)求求你给个机会吧?(跪下抱着王八的腿)

王八吓了一跳:走开!(哄其走)

乌龟:好!既然你不给我面子,那我想我也不应该给你这个包子!(拿出个小包子,一口吃了下去)

王八:龟哥!

乌龟:哼?龟哥,龟哥,没一点诚意!

王八:龟公!

乌龟:啊!竟敢拉关系?(拉出一把大刀)

王八:有话好好说,大家都是读书人!

乌龟:既然如此,好!拿钱来?

王八:多少?

乌龟:两毛!

王八:两毛?这么多,你何不去抢?

乌龟将刀指向王八:不错!现在就是抢!拿来?

王八:哼!蟒蛇不发威,以为我是蚯蚓!呀哈!(“发功”将一边的桌子“吸”了起来,狗旦在下面撑)

乌龟(惊讶,放下刀):高人!

王八(收功):这是早已失传的吸人神功,你不懂!

乌龟:吸人神功?不是桌子吗?

王八:出来!(狗旦出来)这不就是吸人神功了?(狗旦坐在一边看报纸)

乌龟:王兄,请看?(金鸡独立状)

王八过去喝茶,乌龟过去:干嘛不问我刚才那是什么招?

王八:刚才那是什么招?

乌龟:超人奥特曼!

王八(吐出茶水):看来龟兄对武学的研究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!

乌龟:彼此!彼此!

王八:只可惜我们道不同不相为盟啊!(两人并排走向观众)

乌龟(打开小扇子):何解?

王八(打开大扇子):你学天文地理,用以风水看相。我学茅山道术,用以驱魔收鬼!

乌龟(戴上幅墨镜):何以见得?

王八(拿过他的墨镜戴上,看了看乌龟的肩膀):看你印堂发黑……

乌龟:这是肩膀!(拿回墨镜,收起)

王八:哦!够结实!可你……(看乌龟的额头)

乌龟:少来这招,哦,对了你什么茅厕道术……

王八:对不起,是茅山!你可以侮辱我,但绝对不可以侮辱茅山这两个字!

乌龟:唉!少来啦!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,干嘛这么认真呢?

王八:真是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乌龟啊!狗旦!你又偷看我的《金瓶梅》了是不是?快过来见过师叔!

狗旦(过来):师叔!

乌龟:不敢当!乖,师叔给你一毛钱买糖果!

狗旦:还是师叔好!

乌龟:记得要还的哦?

王八:唉!我俩总算是英雄暮年!

乌龟:相识恨晚啊!

狗旦:师父,师叔,不如你们两个合作,定能闯出一番土地!

王八从身后拿出一个“铁锤”往狗旦头上敲了下去:是天地啊!土地,土地!

狗旦将双手挡在头上:我挡!

乌龟从身后拿出一个通厕的捅向狗旦的嘴巴:想躲?(放下)其实你说的还是有道理,只是如今这社会,难啊!

狗旦:加上我!

王八:以你的IQ行吗?(狗旦没趣地走开)


(低能出场)

低能一边走来,一边无精打采地:花花……(一直念着)

狗旦:师父,师叔!他怎么了?老叫着花花,是不是他的女朋友?

王八:干你的活去!师弟你认为是怎么回事呢?

乌龟:我看是他家的风水不好,克死了他的女朋友!师兄认为呢?

王八:我看是有哪只鬼想去投胎,拿他的女朋友去做替死鬼了!

狗旦: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乌龟,王八:那就要我们去考究,考究了!(两人走回自己的“地盘”一本正经)

王八:算命了啊……(喊着)

乌龟:看相了……(喊着)

王八:嘿!小伙子!看你哭丧着脸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?

低能:花花……

乌龟:小兄弟!来我帮你看看手相?

低能:恩!(伸出手)

乌龟:啊!小兄弟,你大祸临头了啊?你看?段纹相,中年丧妻啊!

低能:恩!它也算是我的妻子了!

王八过来:我看不尽然!看小兄弟的印堂发黑,我看是家里一定有什么古怪了!

乌龟:我认为是他家的风水不好!

王八:我认为是有古怪!

低能:到底是风水不好,还是有古怪啊?

王八拉着乌龟到一边:我们现在是师兄弟嘛!应该合作嘛!

乌龟:有道理!不但风水有问题……

王八:而且还有古怪!

低能:啊?那怎么办?

王八:唉!(低能递过钱,王八抢

过)什么?拿钱来收买我?

乌龟:是收买我们!你当我们是什么人?

王八:像我们这样行侠仗义……

乌龟:知书达理!

王八:品学优良!

乌龟:文质彬彬!

王八:英俊潇洒!

乌龟:风流倜傥!

两人:无以伦比的国家栋梁!

低能:怎么了?

两人:已经绝种!

王八:来一人一半!(与乌龟分钱)

低能:现在怎么办?

王八:姓名?

低能:梅友明!

乌龟:性别!

低能:不知道?

乌龟:不知道?那是站着拉尿的,还是蹲着的?

低能:睡觉的时候在床上尿,不过平时都是站着的!

王八:哪里人?

低能:我不会表达!

王八:那随便你怎么表达吧!

低能:那我唱歌吧?(歌曲):我们都有一个家,名字叫中国!

王八:中国人?不说我还以为你是菲律宾的呢?

乌龟:在哪里做事?

低能:精神病医院?

乌龟:还是精神科医生啊?什么工作?

低能:经常有穿白衣服的人给我做临床实验!

乌龟:你有精神分裂证?

王八:看来是花花的死,对你的刺激很大了?

低能(哭):花花……

乌龟:你又提起他的伤心事了!

王八:小兄弟,不要难过。你告诉我们花花是怎么死的,我帮你超度她,你就不用活在她的阴影下了!

低能:花花就是我前天在市场那里花了十块钱卖回来的小母猪,昨晚冻死了!(哭)

两人惊讶:啊!小母猪?

低能:我和它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!想不到它就这样离我而去!

王八:唉!谁叫你不给它盖被子呢?算了,正所谓猪死不能复生!小兄弟你就别再伤心了!

低能:本来想它长大了,生他妈的几十胎,拿到市场上去卖,谁知......唉!

乌龟:天无绝无人之路!小兄弟,快付钱,走人吧?

低能:我不是付过钱了吗?

王八:我以为花花是你的女朋友嘛,我们讲点人道主义。所以就收点意思,意思就可以了!但想不到你说的花花竟然是一头小母猪?唉!

低能:但它确实是我女朋友啊?

王八:猪是不存在人道主义的!快点给钱吧?


(工人出场)

工人气冲冲地走过来:什么?你这个畜生,他是低能的你也收他的钱?你还有没有良心啊!

乌龟:不是我?是他?师兄,等一下别说认识我啊?

王八:呵!这位大哥,长得真是英俊挺拔啊,气宇不凡。真可谓大福大贵之人,如果有朝一日被你抓住商机,那还不飞黄腾达?

我这里有一本失传了的发财秘芨,见与你有缘分,就两块钱卖给你吧?(拿出一本书)

工人(接过):《酒店管理一点通》?这种书新华书店大把!

王八:听你的口音,好象是潮洲人?那一定是湖南的?难道是四川?你不要告诉我是广西的啊?

工人:我系广东本地人!(白话)

王八:哦!怪不得你说的普通话,这么“包”准!嘿,他就是广东人啊?

工人:老乡?

乌龟(歌曲):老乡见老乡,眼泪流汪汪……

工人:既然是老乡,那你们给我弟弟看看还有没有得救吧!拜托了?

乌龟:不瞒老乡说,令弟已经没有得救了!

工人:为啥?

乌龟:这么深奥的问题,由我师兄告诉你吧?

王八:他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,连他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。

低能(递过一颗糖):要不要糖?(几人不理)

狗旦过来:我要!(狗旦与低能到一边坐下)

工人:我就是没什么钱,去不了医院给他治疗。我知道两位道长一定有办法的,我这里有些钱……

王八将钱拿过:我本来想不收你的钱的,但见你这么有诚意一定要给我,那我也只好收下了!

工人:拜托了!

王八:我们尽力而为吧?狗旦!

狗旦:师父,啥事啊?

王八:过来!

狗旦(自言):嘿嘿!关键时刻我还是取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!师父,是不是要我帮忙?

王八:把这位大哥的弟弟带过来!

狗旦:为什么要我去?

王八:你跟他有一腿嘛!

狗旦(过去):我们跟他是清白的!

王八:师弟,我们开始吧?

乌龟:终于到我上了?(拿起之前扔在地上的那把刀)

王八:师弟,你干嘛?不要乱来啊?

乌龟:哦,师兄您误会了,我这要把它放好,以免伤到年轻小孩!

狗旦将低能领过来,低能:花花!

狗旦:我不是花花?

低能:你长得像花花!

狗旦:这位大哥,我们要给他发功了,麻烦你走远一点!

工人:哦!

王八:没大没小?你走远一点啊?碍手碍脚的?

狗旦走到一边看着,乌龟对着低能胡弄一翻,推给王八。王八接过将低能“痛揍”一顿!

工人:怎么?

乌龟解释:大哥放心,我师兄正在用他的独门绝学,乾坤大挪移驱除你弟弟身子的鬼怪呢!

工人:哦!原来如此,那用力,好,狠一点,加油……

乌龟拿个小铁锤过去:师兄让我来?

王八:你想要人命啊?要拿也要这个嘛?(拿出个人头搬大小的空气锤)

工人:怎样了?

王八:唉!万万没想到啊!

工人:怎么了?

王八:他身上的鬼虽然已经被驱走,但他体内的邪气已经进入无脏六俯。不及时救治的话,恐怕大罗神仙也无回天之术啊!

工人:那快啊?

王八:是!只是……

工人:只是什么?

王八:这个……(要钱的手势)

乌龟:哦!我师兄的意思是说,要为令弟发功,必定大伤元气。可能会精尽人亡啊!

工人:那怎么办?

乌龟:除非要买一些补品什么的来,补补身子才行。

工人:那要多少钱?

乌龟:起码也要一两百块吧!我会想办法的!

工人:我家里还有些钱,我这就回去拿。只是道长是否有把握?

王八:嘿!师弟,前两年你是怎么将一个天生白痴治好的?

乌龟:好汉不提当年勇,但在这个时候我想我也不应该再隐瞒了。当年我将那个天生白痴,用我的无形定身术将他放在珠穆琅玛峰。足足

熬了七七四十九天零八个小时七分六十五秒!然后再使出我本门绝学,脱胎换骨掌,吃一颗由鸡屁股,野草根,黄泥,发霉辣椒粉练制而

成的洗脑还神丹。后来听说他考上了医科大学,现在好象在什么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上班。哦,我听说师兄什么时候还将一个死的救活了?

王八:唉!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。当年我使出了天庭回天术,第九层超级无敌死而复生还原掌。然后给他配制了用天山雪莲,过期面粉,

天然腐烂苹果经过九九八十一道程序练制而成的回生还魂丹。才救活了那可怜冲啊!

工人:想不到两位大师有如此高的造诣,看来我弟弟是有救了!我这就回去拿钱!(走)

王八:MUSIC(音乐)

两人因为兴奋跳起了“乱舞”,不一会儿工人过来,王八,乌龟,狗旦三人一本正经。工人走到一边(偷听)

乌龟:师父,师叔。你们一直以来都以行侠仗义,助人为乐,惩恶除奸,劫富济贫为己任而立足于江湖上!他们这么困难,为什么还要收

他们的钱呢?

乌龟:是啊?为什么呢?

王八:我们不收他的钱,行是行。但是我们是茅山正宗嘛,我是怕他们没有一点香火钱奉上还折寿啊!

狗旦:为什么?

王八:为什么?为什么?哪来那么多为什么!况且以你的智慧,我怎么向你解释得明白呢?

工人(感动地出来):道长……(过来)你们真是好人,这些钱?

王八(抢过钱):我一向视钱财如粪土,但我实在不想辜负你的一番好意,为了不让你失望。我还是决定收了吧!

工人(深情说话):现在我就只有我弟弟一个亲人,从我懂事以来就没有见过父亲,后来才知道父亲在一场车祸中离开了我们。母亲好不

容易把我们拉扯大,但因为常年累月的艰苦,五年前无情的病魔带走了母亲。留下我们兄弟两人在这陌生的人世间!母亲去世后不久,

我弟弟发高烧,但因为没有钱去看医生。结果烧坏了脑子,就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我初中没毕业,没什么文化。只能在码头做苦力活,

有时候我甚至三天吃不上一顿饭,我也要给弟弟吃好的,穿暖的。因为我就这么一个弟弟,没有他,我什么也没有了!(哭)

王八(歌曲):爱你,恨你,问君知否,似大江一发不收,转千弯,转千滩,亦未平复,始终争斗,又有喜……

狗旦拿出收音机,关了!

王八(拿出钱):拿吧!

工人:怎么了?

王八:不是你的故事,我不知道人间的真情。我不但在骗别人,我是在骗了自己!如果你不把钱收回去,我一生都会内疚!师弟啊,

把你的钱拿出来!

乌龟:把狗旦,把我刚才给你的那一毛钱,拿过来!

狗旦:我要买糖果的!

乌龟:还买糖果?

王八接过钱: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?

乌龟:我要给儿子买奶粉的?

王八:我的钱

要用来买内裤的,我都豁出去了。助人为乐嘛!(乌龟拿出钱)拿这吧,我们身上的钱都给您了,带弟弟回去看医生吧?

工人:我不要你们的钱,你们是不是不想救我弟弟啊?

王八:我们是骗人的,谢谢你让我们良心发现。我们决定洗手不干了,带他去看医生吧,这些钱够的了?

工人:虽然说你们是骗人的,但你们是好人啊!谢谢了?

王八:那我们走了?走吧!师弟!狗旦!(收拾东西)

乌龟:去哪?

王八:找分工作,好好做人!

乌龟:去哪里?

狗旦:嘿,听说(???)有很大的发展空间!

王八:自从收你做徒弟以来,就刚才那句话最有说服力!走!(几人拿着东西走了)

低能:大哥!他们走了?我们骗了多少钱?

工人:今天收获不错!来,一人一半!

低能:大哥,您真行。这些狡猾的江湖骗子都给您骗到了!

工人:哈哈!他们哪知道,姜还是老的辣呀!

三人出来:啊!你们两个骗子!(五人鞠躬)


——完——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