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多人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大无极》

2016-11-21 21:30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地点:媒体见面会现场

人物:于得水:导演

水上漂:副导演

宋猪德:制片人

金无缺:副导演

章小小:主演

黎湘:见面会主持人

钰钰

记者甲

记者乙

女记者丙

记者丁

女记者戊

其他娱乐记者若干



字幕:本片故事,纯属虚构;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!

字幕:本片人名,纯属乱搞,如有雷同,绝对巧合!

字幕:谢绝打官司!谢绝诽谤!谢绝邀请做节目(出场费高者除外)!

推出摄影、主演、编剧、导演名单。


台下散坐着不少记者,有的举着摄像机,有的用相机不停地拍照,有的拿着本子,有的拿着MP3。背景音乐:东北人都是活雷锋。

主席台上有5个位子,但只坐了4个人(宋猪德的位子空着),4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个铭牌,自左至右依次为:主演:章小小;副导演水上漂;导演于得水;副导演金无缺。4人正襟危坐。

主席台后是一个横幅:中国第一部网络电影《混混》媒体见面会。

《东北人都是活雷锋》音乐停,黎湘走出。

黎湘:大家好,非常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光临,中国第一部网络电影《混混》媒体见面会现在开始。(掌声)我是胡来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黎湘,今天我应制片人宋猪德先生的邀请担任这个见面会的主持,我非常高兴。(把话筒拿开,对着空着的主席台位,小声地)小样儿,敢在博客上骂我,今天不整死你老娘不姓黎!

记者甲:请问主席台空着的那个位子是宋猪德先生的吗?他为什么没来?

黎湘:哦对不起,忘了,我不能说出宋猪德先生的名字,因为他最近一直在骂人,民愤很大,考虑到他的人身安全,我们说好事先不说出宋猪德先生的名字的,(看了看门口)哦,宋猪德先生来了!

众人的目光一起看向门口。

宋猪德穿着整洁的白衬衫、打着领带很有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门口走过来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惊异地投向宋猪德,闪光灯频闪。

宋猪德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裤。

于得水指了指宋猪德的下身。

宋猪德:(看了看自己的短裤)哦,对不起,忘了穿裤子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。(转身出去,台下哗然)

黎湘:请大家少安毋躁,其实宋猪德先生——哦不——宋先生平时不是这样的,最近宋先生老是做梦跟流氓燕做爱,可能刚才又在做梦,太匆忙,没来得及穿裤子。(台下一阵躁动)现在见面会正式开始,首先呢,我想请《混混》剧组的主创人员每人跟大家说一句话。(看了看于得水)于导,从您开始好吗?

于得水:(山东话)谢谢。(慷慨激昂地)观众是俺娘,没有观众就没有俺!(掌声雷动)你们(指着台下的记者)是俺奶奶,没有你们,更没有俺!(掌声更热烈)

水上漂:赚钱是硬道理,环保是个屁!

现场一片寂静。

水上漂:请大家给个面子,来点掌声,谢谢!

台下无人响应。黎湘带头鼓掌,主席台上几个人鼓掌。

水上漂:(站起来向台下鞠躬)谢谢!

水上漂刚坐下,台下一个记者吐了一口唾沫,唾沫飞向水上漂的脸。

水上漂:(擦了擦脸,悻悻地看了看台下,笑)科学证明,唾沫有杀菌作用,谢谢这位记者朋友对我的关爱!

黎湘刚要说话,视线突然转向门口。

宋猪德已经穿好裤子,从门口面带微笑走向主席台。

黎湘:宋先生现在的穿着很整齐,看起来已经像个人了,有请!

宋猪德走到主席台后,拿出铭牌摆在自己前面。铭牌上写着:制片人宋猪德。然后坐下。

黎湘:请宋先生跟大家说句话好吗?

宋猪德:我是作协会员,也是诗人,我坚持认为,我骂人是一种艺术!(台下躁动)另外,我顺便宣布一个消息,我计划下个月进行变性手术,我非常希望,这个手术由巩俐主刀。

全场寂静,宋猪德笑。不一会儿,杂物从台下不停地飞向宋猪德。

黑幕,脸盆声、板凳声、杂七杂八扔东西的声音。

宋猪德鼻青脸肿,脸上粘着一块吃过的口香糖,还粘着一个正冒着烟的烟头,身上满是杂物,他面前的主席台上以及地上布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,包括摄像机镜头盖。

宋猪德:我走还不行吗?(起身离去)

宋猪德走到门口的时候,一个易拉罐从后面飞向他的脑袋。

黎湘:大家还是不要这样对待宋先生,宋先生骂人也是为了出点名,现在想出名的人都不容易,我们应该理解。下面我们继续。(看看金无缺)金制片,该您了!

金无缺:老是有女演员要跟我上床,但我作为一个艺术家,能干那种事吗?

钰钰穿着睡衣从门口跑进来,手里拿着一个手机,便跑向主席台边喊。

钰钰:无缺,你的手机忘在宾

馆了。

金无缺:(一愣,接着摸了摸口袋,然后看着钰钰)你是谁?我好像不认识你啊!

钰钰:(将手机放在金无缺面前)无缺,怎么了?我是钰钰啊,怎么会不认识我了呢。

金无缺:(将手机放进口袋)我不认识你,你走!(四处张望着)保安,保安!

黎湘:不好意思,在座的都是有素质的人,所以没准备保安。

钰钰:(不满地)你们这些男人真是难伺候,在床上什么都好,下了床就变脸,为了上你的戏,我容易吗?(转向台下,微笑着)大家不要误会,我跟无缺没什么的,我们在宾馆里也就是试戏而已。(摆造型)请大家不要拍照!(闪光灯频闪。女孩又换了一个造型)请大家不要拍,(又换造型,嗲声嗲气地)不要拍嘛!

金无缺:(站起来指着钰钰)你他妈的给我滚!别以为跟我上个床就了不起,跟我上过床的女演员多着呢,想演戏?先到一边排队去吧!

钰钰:无缺你生气了吗?不要生气啊,笑一个!(用手拉紧嘴角和眼角,双眼上翻,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,然后看了看金无缺,金无缺阴着脸)笑一个嘛!(金无缺仍然阴着脸)那我走,无缺你别不让我上你的戏啊!(快速离开,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摆了个造型)大家不要拍!(向金无缺,小声)小心点,我有录像带!

钰钰刚离开,宋猪德用一个长筒丝袜蒙着脸走进来。

宋猪德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,换了一个铭牌,新铭牌上写着:我不是宋猪德。

宋猪德:(得意地笑着,小声地)妈的,砸碎,看你们还能不能认出我,嘿嘿嘿嘿……

话音未落,杂物又飞了过来。

黑幕,扔杂物声响。

宋猪德脸上的长筒袜破了好几个地方,脸上粘了不少蛋黄、蛋清。

黎湘躲在角落里笑弯了腰,手里还拿着一个鸡蛋。

现场寂静下来。

黎湘回头看了看宋祖德,宋祖德仍闭着眼。

黎湘:大家不要这样嘛,这样太不道德了。(说着将手里的鸡蛋用力砸向宋祖德)宋先生是一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人,我相信他会坚持到见面会结束的。好,下面是提问时间,各位记者朋友可以随便提问。(又躲到角落里弯着腰偷笑)

主席台上一排人一本正经地坐着。

宋祖德:(小声含混不清地)我操你祖宗。

记者乙:我想问一下于导,听说《混混》是一部无厘头喜剧电影?

于得水:(山东话)是滴,恁滴消息很正确。

记者乙:您拍这部电影,是不是想超过周星驰?

于得水:(山东话)俺是有这个想法,但是俺不能说出来,否则的话,显得俺太不谦虚了,所以你这个问题,俺不能回答,谢谢。

记者乙:我还想问于导一个问题,您连普通话都说不好,能导好戏吗?

于得水:(一脸不解状,山东话)俺的普通话不好吗?俺说的可是标准的普通话!(转向水上漂)俺的普通话不标准吗?

水上漂:标准,绝对标准。(向着记者乙)想出名是吧?想出名也得有原则啊,为了出名不择手段,这是什么行为知道吗?婊子行为!这么标准的普通话你也质疑,整个儿就是无耻!(跟于得水点头笑笑,然后转过头)下一位!

记者丁:我想问一下水上漂导演,听说您拍的大片《无耻》亏得连内裤都找不到了,请问有这回事吗?

水上漂:诽谤!灭绝人性的诽谤!毫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特色的诽谤!谁说我的内裤找不到了?我可以当场解裤子验证!(站到座位上解裤子)

记者丁:啊,不需要了,谢谢。(转向章小小)另外我想问一下章小小小姐,最近大家都认为你非常张狂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

章小小:我张狂吗?我跟周润发、成龙都拍过戏,当过国际电影节评委,身为一个国际巨星,现在坐在这儿和蔼地跟你们说话,你说我张狂吗?再说了,张狂也得有资本啊,你让李薇那个小瘪三张狂一下我看看,她连中央戏剧学院都考不上,勉强读了个北京电影学院,这样的小瘪三你让她张狂一下我看看?

记者丁:你最近绯闻特别多,你想说点什么吗?

章小小:绯闻?那是因为我太出名,人越出名绯闻就越多,你不知道吗?再说了,我跟不同的男人接吻、跟不同的男人拍拖那也是人的正常需要,难道你妈没有这种需要吗?

黎湘:呃……小小说的也有道理,大部分人都有这种需要。好了,各位,时间也差不多了,最后我想请于导指定一位记者朋友提问,然后就结束本次见面会,好吗?(转向于得水)于导请。

于得水:(扫视了一眼台下,指着很漂亮的女记者戊,山东话)那位小姐,请!

女记者戊:我能问几个问题?

于得水:(山东话)一个。

女记者戊:那我想别开生面一点,请于导用一句话来结束这个见面会。

于得水思忖了一会儿,走下主席台,向女记者戊走去。

水上漂:我一直很敬重于导,他非常愿意走到群众中去。

于得水走到女记者戊面前。

得水:(凑近女记者戊,小声地,山东话)晚上有空吗?(夸张的奸笑,定格)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