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> 年会小品
  2. 关于中秋节的搞笑小品剧本《中秋夫妻俩的联想》

关于中秋节的搞笑小品剧本《中秋夫妻俩的联想》

小品剧本--年会小品剧本大全(https://www.xiaopin58.com/):关于中秋节的搞笑小品剧本《中秋夫妻俩的联想》

中秋节是中-国的传统节日,在外工作的游子在这个节日都会回到家中,来陪爸爸妈妈过中秋,因为中秋是个团圆的节日,下面这一家中秋过得,另有一番韵味。请欣赏关于中秋节的搞笑小品剧本《中秋夫妻俩的联想》



时间:某一年的中秋夜晚
地点:某一家庭
人物:甲(男)剧中丈夫,49岁,某单位职工。
乙(女)剧中妻子,48岁,全职太太。
场景:家庭中的餐厅与客厅
道具:家用电话、电视机、餐桌、椅子、盘子、筷子、酒杯、围裙、红葡萄酒、月饼、水果梨等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乙:哈哈哈哈,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到了!朋友们!你们家里都好吗?团圆吗?刚才,我在厨房,刚炒完菜,只等老公回家用膳!说实话,在令人欢庆的日子里,家庭团圆最重要!对吧?可是,今年我家的月亮就不圆,因为儿子没回来。他大学毕业后,就到了一家外企。上班不久,就被派往德国培训学习。昨天,在家我还接听了一个国际长途,......是儿子打来的。他说,中秋节也不回家了,而且还在德国找了一个对象,高高的个子,身体很棒!按理说,我听后,应该挺高兴吧?可是,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你们肯定要问,这是为什么呢?我回答:因为儿子在异国他乡,应珍惜机会努力向上,不该虚度年华迷失方向,应学技术树立崇高理想!哦,刚到德国,就找了个对象,为何这么短暂就失去方向?想当年,他老爸追我,也没这么热情奔放?!......不知给我找的儿媳,是啥样?是公务员,还是摆地摊?多大芳龄?属啥的?......将来,儿子是不是倒插门不回来?......我都没处猜!特别又在中秋佳节之际,我这个当妈的,很挂念儿子倍思亲啊!呜呜呜,(哭出声来)......
甲:昨天,陛下在单位值了个班,不是领导、不是官。忽然想起中秋节,又买月饼又租车。虽说十五团圆节,可老婆的心情不好说。是晴还是阴?是刮风还打雷?......不好说!连气象局都不敢乱播!......嘿嘿嘿,这不,我还特意买了一瓶她爱喝的红蒲萄酒,对她实行慰问及优待,消除她期盼儿子回家团圆的心态,都有好处!我不知她在家弄了几个菜?我买的这酒,可不一般!......嘿嘿嘿,是洋酒,纯德国产!(唱攀......我左手一瓶酒,右手一斤饼。我得回家过团圆哪,不再徒步奔波!否则,饭后,她得让我刷锅哟!......你们肯定也问,她为么这样?......(扑哧一笑)嘻嘻嘻!她更年期呗!......当然,正因为我不在家,才胆敢胡说!当然,家中的天气预报不好掌握,原因在德国。就是孩子学习在国外,不能回家过礼拜,她的头脑想不开!......哎呀,我到了!......(按门铃)(叮咚)
乙:(自言自语)孩子他爸回来了!(走到门口开门)。
甲:(进门后,笑容满面地嘟囔着)中秋团圆喽!中秋都团圆了喽!哈哈哈哈,......
乙:怎么?回家,还带回一个纸箱子?里面装的什么?
甲:梨。......(见对方不高兴,很诧异)哎哟,瞧我张嘴,中秋团圆节,竟说不吉利的话!是水果梨!哈哈哈,夫人,别见怪呀。
乙:(很忧伤的样子)我也没在意啊。
甲:瞧你,我这才离开家一天,你就想得掉泪啦?
乙:哪掉泪了?
甲:难道是你的眼珠子出汗了?
乙:不是。......刚才眼里进去一个梦虫子!
甲:哦?它可能着急过节,回家心切。来,我看看,......哟,还赖着不走呢,它喝得真不少,可能是走错了门了。......别动!好了,被我赶走了。......
乙:去!幸灾乐祸!
.甲:哈哈哈哈哈!.....瞧!夫人,看我给你买的啥?
乙:烟台红葡萄酒?!
甲:NO!不是国产酒。
乙:是哪的?
甲:是德国生......产的!
乙:我以为,风流总统萨科齐给你产的呢。
甲:他?我还不要呢!脏!......嘿嘿嘿!不过,要看他产给多少了。要是拉一车来......
乙:你美去吧!你以为,你是奥巴马吗?他给你送礼!
甲:你还真敢说呢!真要那样,我很希望变成奥柯马!
乙:澳柯玛?......冰箱啊?
甲:对,冰箱!
乙:为什么?
甲:嘿嘿嘿!一车的葡萄酒往哪放?......还不往冰箱里放!
乙:要是给你空投一飞机呢?
甲:就买它一个冰箱组合!
乙:为了那点酒,我们投资那么大?
甲:要不就......拉你家娘家去?
乙:往那拉干什么?
甲:养鱼!
乙:养鱼?
甲:嗯,养一些能喝酒的鱼!
乙:老公,......我看,你这是个败家子!
甲:嘿嘿嘿!喝不了,不养鱼吗?......
乙:喝不了,可以卖钱哪!我们的革命尚未成功,工作任务目标还未实现!
甲:啥目标?
乙:攒钱!给儿子买房子啊!
甲:yes!夫人,你太有理想了!......我这就给萨科齐打电话,让他多空运些葡萄酒来!......哎?萨科齐的手机号码是多少?
乙:我哪有啊?你就别做白日梦了!你要是真有这个能耐,就让他在德国给咱儿子安排一个工作!真是......
甲:你的想法真不孬呢!哎?我突然想起,德国总统不是萨科齐。
乙:是谁?
甲:好像是克里.....什么安? 伍大夫 ?!
乙:哎呀,还是大夫。你说,我们连德国总统都没搞准是谁?......我们差点把儿子错调到法国去!
甲:我们俩还没经过联合国的同意呢,就把他们两国的总统就悄悄地换防了!你说我们俩的级别能低吗?
乙:......最起码也是个正国级!
甲:正国级?正国级的干部,能调动萨科齐?!他不听啊!
乙:为什么?
甲:他都是正国级!......我觉得,最起码是地球的球长,才能调动他!
乙:你说的是地球的最高行政长官!
甲:或者是太阳系的副总也行。
乙:......太阳系总部在哪?
甲:据科技人员透露,总部可能设在月球上。
乙:哎呀,天高皇帝远,我们就听地球行政长官的吧!
甲:是啊,如果地球球长真要下了调令,萨科齐真到德国报了到,当上德国的总统,他那么风流,还不把德国民众的生活作风问题都带坏啊?特别是德国姑娘,还不更风情万种啊?
乙:可不是嘛!肯定也会影响到咱儿子在德国的学习!技术也没学好,最后两手空空。
甲:真要出现那样的结果,我就到泰安法院投诉他萨科齐!
乙:咱别扯那么远了!
甲:是你把我忽悠晕了!
乙:哎?你怎么埋怨我呢?
甲:怎么不怨你,怨谁?你想想,我刚进家时,是不是买回了一瓶德国葡萄酒?
乙:可能是吧?记不准了。
甲:你看了酒之后,还问我,是萨科齐送给你的吗?我说,不是!我是从商场里买的。
乙:好像是这样。
甲:......嘿嘿嘿!我们都把萨科齐都当成德国总统了。......哎呀,这事,要是传出去,人家非得议论我,没在联合国待过。......
乙:你以为呢?
甲:我以为......我,......我没在那里工作过嘛。
乙:不要再瞎说了!......现在,我就怀疑,这酒里是不是有海洛因?......它怎么让人这么痴心妄想?!
甲:不可能!我买的原装的!......只有散打的葡萄酒,才有这种可能。
乙:葡萄酒,哪有散装的?
甲:哦,也是。至今,还没发现有卖散装的呢。
乙:我建议,以后过节,不准再买外国酒了!要买国产酒,喝着放心!西方列强毒害咱中-国人还不够吗!......不放心不说,太破费了!
甲:还不是为了你!过节嘛,破啥费?
乙:那也不能太奢侈了!
甲:知道,知道。哈哈哈......(走到餐厅后,惊喜)吆,还炒了这么多菜啊?你也挺奢侈啊?哈哈哈哈。来,来!夫人,我们开宴!喝它几杯!
乙:好!我拿酒杯。
甲:嗯。我打开酒瓶......来,夫人,我给你斟上。来,我祝夫人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永远万寿无疆!永远青春永驻不老松!
乙:哈哈哈哈!......是不是跑题了?
甲:哦,当成给你过生日啦!
乙:今天是中秋节,团圆日子!我看,你是越老越糊涂了!
甲:那肯定!哪有越老越明白的?只有乌龟和王八,才那么越活越年轻!越老越明白!
乙:......刚才,你祝我万寿无疆......?
甲:瞧我这张臭嘴!夫人,我竟说错话,惹你生气,你别放心不下。我是说者无心,你可别听者有意啊......哈哈哈,我祝夫人中秋快乐!干杯!
乙:祝团圆!干杯!
甲:祝儿子学业有成!干杯!
乙:祝儿子在国外平平安安!干杯!
甲:咱就别祝了!
乙:上哪?
甲:什么上哪?
乙:你不是说,我们不在这住了?
甲:不在这住想上哪?你想到德国?刚才,我是说,我们别这么客气了!喝酒!
乙:我还以为,你带我到德国呢。
甲:夫人。我可离不开咱们泰山老家。我认为,外面的世界再精彩,也不如守着你,在家待!就说今晚吧,我们俩居然还炒了八个菜,要是回到童年,那不是过大年啊?
乙:可不是嘛。我记得小时候,有一年的中秋,我爸爸回家过节,也是炒了八个菜。一家人,围着圆桌,吃着妈炒的菜,真香啊!我兄妹三人,每人还分了两个月饼。那心情,真幸福啊!至今,我还难以忘怀呢。......现在虽然生活好了,可我怎么也找不到童年的感觉呢?
甲:这也不难理解。你想啊,那时,我们整天吃啥?还不是地瓜、饼子、窝窝头,外加啃咸菜?整天嘴馋的,还不是盼着过节?
乙:是啊,那时候,我们过的那么穷。
甲:全国都一样!我也记得,有一年的中秋,我妈没有买月饼。
乙:没买?......吃什么?
甲:我妈说了,爸爸休班回家,给买回来。
乙:那你们还不盼着老爸快回家啊?
甲:可不是嘛!那晚,让我们弟兄三个都好等啊!晚上十点多了,老爸才到家!
乙:那么晚了,你们还等啊?
甲:等!让谁去睡觉,都说不困!
乙:都那么执着?
甲:嘿嘿嘿,......我等的是月饼!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?
乙:哈哈哈哈哈哈!......桌上炒了几个菜?
甲:四个!
乙:才四个呀?!也太少了吧?我想,你妈连盘子都不用刷了!
甲:真让你说着了!我们弟兄三个,差点没把盘子给吃了!
乙:哈哈哈哈哈哈!
甲:不是穷嘛。不过,日子是穷点,但我们都很快乐!因为盼星星盼月亮,才盼来两个月饼!现在,我们就算是吃上二斤月饼,也找不到那种味了......
乙:是啊。现在,每天的生活都像过年。真到了节日,兴趣就不那么浓了。
甲:你说得对!我们的童年,虽然赶上了穷日子,不过,我们也竟穷欢乐!虽说现在生活好了,可是孩子少了,节日的气氛,当然就没了!所以,我们的儿子昂首出国学习,就是那么坚强与执着!
乙:他为什么这样呢?
甲:我的理解是,出国,是每个人的梦想!......还可能外国好玩呗。
乙:我这个当妈的,时时刻刻都想念他,儿行千里母担忧啊!可儿子的心真大呀!今晚,他也不来个电话......
甲:夫人,我是这样理解的,儿子不是在德国学习么?
乙:连你三表姨夫都知道了!
甲:嗨,好事传百嘛!今晚,我们就把德国都喝了,喝得晕晕乎乎的!
乙:打住!刚才你说啥来着?
甲:......都喝了!......
乙:喝什么?
甲:酒啊。
乙:刚才,我听得清清楚楚,你把德国都喝了!
甲:哦,把酒字弄掉字了!......我没醉呀?......
乙:你没醉就掉字,你要是再喝,你不仅掉钱,说不定把我也丢了!
甲:没出门,怎么会把你丢了?你不会跟着我吗?
乙:总之,我不喝了!我就这一杯!
甲:夫人,你配合一下嘛。这就是为你买的,我们把它都喝了,都晕晕呼呼地的,多好!就好像我们俩也去了德国,全家不就团圆了吗?啊?哈哈哈哈哈......
乙:这怎么可能呢?......我们在家里,看着电视上播放着的泰安新闻,......一会儿,你我就飘到了德国?
甲:就是这种感觉!
乙:谁信呢?我不晕!
甲:我这不是怕你想孩子嘛,让你找找这样的感觉。
乙:感觉?是幻觉!是自欺其人的幻觉!你是在诱导我,让我在精神上产生一种妄想和恍惚!这可是吸毒的感觉!
甲:难道酒中有海洛因?
乙:我认为,全家人坐在一起,即是不喝酒也很幸福!......我心思,现在,儿子怎么过节?发不发月饼啊?
甲:哈哈哈哈哈!
乙:你笑什么?
甲:人家德国,不过中秋!
乙:不过?
甲:不过。
乙:难道他们不在地球?不食人间烟火?
甲:中秋中秋,就是中-国的秋天。
乙:这也没节呀?光有秋了。
甲:反正,他们不过。当然,孩子也不想家了!
乙:可是,我想他!
甲:你的心情,我的理解。我认为,儿子这么大了,就像出笼的小鸟,天高任他飞去吧!......只要你每天想我就行了。
乙:你呀,没正话!......哎,昨天,我给儿子通话了。
甲:哦?说什么了?
乙:我们就聊了几句。我问他,中秋节回家吧?
甲:哎哟,这怎么可能呢?他和我们相隔那么遥远......
乙:嘻嘻嘻,他还我说,他有女朋友啦!
甲:啊?是他告诉你的?!
乙:不!是我问出来的。
甲:哪里的?
乙:......德国的!
甲:啊?德国的!这小兔崽子,刚到德国,就和人家德国姑娘啦上了?!
乙:这不是好事嘛。
甲:好事?
乙:是啊。你想啊,他找了一个洋媳妇,还不让他的同学都羡慕死啊!
甲:那我们,怎么和她交流?
乙:交流啥?她只要和咱儿子交流就行了。
甲:那,那她总得叫咱声:爸爸、妈妈吧?
乙:叫你,也听不懂!
甲:要是骂你呢?
乙:我又惹不着她,怎么会骂我呢?
甲:要真骂你呢?
乙:骂去呗,反正我也听不懂。
甲:最后,你还得和她说声:谢谢!
乙:你说得还真在理!
甲:我的意思是,反对!
乙:反对?......爱情的力量,你懂吧?儿子听你的吧?
甲:不听我的......我......我也没办法!
乙:所以,为了不给中-国婆婆丢人......
甲:啊?你想干啥?
乙:哈哈哈!
甲:你想和人家玩武的?
乙:你还真把我当成了孙二娘了?
甲:瞧你!刚才的口气,就好像是拉开了战争的序幕,我还以为,你想和儿媳玩PK呢!......
乙:你说什么呀?我已到岱宗大街36号,报了德语培训班!......
甲:为啥?
乙:还不是和未来的儿媳交流嘛。
甲:哈哈哈哈哈!你还挺时尚呢!还是你想得周到!
乙:那当然了!将来,我们婆媳用德语对话,你什么也听不懂!
甲:......我怎么感觉,有点象八国联军进中-国呢?
乙:你的意思是,我们家是满清政府?
甲:像是里通外国!
乙:你呀,竟胡扯!......
甲:算了,儿子大了,管不了!
(这时,家庭电话响了,嘀铃铃......)
夫人,你去接电话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乙:喂,是哪里?什么?!是儿子呀?哈哈哈,儿子,你好吗?妈想你!
(电话传来声音攀妈,我很好!我也想你和爸爸,也想家!
乙:那你怎么不和领导请个假,回来一趟?
(电话传来声音攀不行啊,妈,太远了!飞机票也贵呀,再说时间也不允许。......
乙:你怎么过中秋节?
(电话传来声音攀妈,你就别操心了。这里,还是中午呢,等晚上再说吧。
乙:哦,你一定要吃好啊,只有吃好,才不想家!我和你爸才放心!哎?儿子啊。
(电话传来声音攀你说吧,妈。
乙:上次,我们娘俩通话时,你告诉我说,你从德国找上媳妇了?是这样吗?
(电话传来声音攀妈,你听错了。上次,可能是信号不好,你没有听清楚。
乙:可我确实听到,你找了一个德国姑娘啊?
(电话传来声音攀妈,不是德国的,是德州的!妈,我有事了,德国朋友叫我上班去呢。
乙:哎,儿子!你爸爸说了,你要好好地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,争取把技术学到手,别错过这个好机会啊!
(电话传来声音攀知道了!祝你和爸爸中秋快乐!再见,妈!
乙:再见,儿子! ......哈哈哈,误会了!老公。未来的儿媳,不是德国的。
甲:是哪的?
乙:德州的!
甲:德州离德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,你怎么说成是德国的呢?啊?哈哈哈哈哈哈哈!
乙:当时电话信号不行,断断续续地......(着急,起身要走的样子)不行!我得去找他们单位去!
甲:哎?你上哪?!
乙:我去找联通公司!
甲:找他们,也得等明天啊。现在是中秋晚上,过团圆节。......嘿嘿嘿,你过糊涂了,不分白天黑夜了?
乙:明天,我就去投诉他们!
甲:算了吧。我们也没多大损失,省点嘴舌吧。
乙:我和儿子通话时,为什么信号不好?!声音断断续续的,让我听错了!我看,他们是成心把咱儿子的声音给剪切了几部分,形成了断章取义的事实,才造成了本来是德州儿媳,却误传导成了德国儿媳的后果!
甲:找了德国媳妇还真行呢,中西结合嘛。哈哈哈哈哈......
乙:哎?老头子!刚才,你还反对呢!你怎么转了圈了?变成了一百八十度了呢?
甲:嘿嘿嘿,......地球都在转,我为啥就不转呢?!
乙:我看,你是转晕了!
甲:你也是!和儿子通信来往,为何不发信息?打什么电话呢?
乙:那,我还上德语培训班吗?
甲:上吧!......让德语培训班教你德州方言吧。
乙:德州方言与德国语言还有十万八千里呢,他们会吗?
甲:会!为了挣钱,他们什么不会呢?上!
乙:为什么?
甲:省的未来的德州儿媳,用家乡话骂你,你再听不懂。
乙:你怎么,老以为未来的儿媳会骂我呢?
甲:因为婆婆总是事多,看不惯儿媳的不会过。是不是?哈哈哈!
乙:我看,我们是闲着没事,乱联想!
甲:可不是嘛!哈哈哈!
乙:哈哈哈哈哈哈!
结束(共同鞠躬)

需要年会小品剧本的朋友,欢迎登陆:https://www.xiaopin58.com


法律声明: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和旗下编剧投稿,其版权为独家所有,未经授权擅自使用,必定严厉追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