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> 多人小品
  2. 感人小品剧本《轻重礼物》可六人演

感人小品剧本《轻重礼物》可六人演

小品剧本--年会小品剧本大全(https://www.xiaopin58.com/):感人小品剧本《轻重礼物》可六人演

这年头什么都讲究个送礼,好像把礼送了,事情就好办多了似的,下面这个剧本中讲的送礼,跟别的送礼有很大出入。感人小品剧本《轻重礼物》,献给大家,欢迎大家欣赏!
人物:甲,男,30多岁,一般干部。
乙,甲妻,30多岁。
甲父,60多岁,农村老头穿着。
甲母,60多岁,农村老太太打扮。
领导父,60多岁,退休干部,精神矍铄,更显比甲父年轻。
领导母,60多岁,退休职工,
背景:领导又被提拔重用,其父退休回农村老家居住,甲知道后,为私利,私心趁节日回老家而发生的事。
舞台设计:甲住镇上,领导父退休后与家父同村住。舞台上三家相邻,左边是儿子家,中间是父母家,右边是领导父母家。儿子家的过得殷实,窗明几净,父母刚够温饱 ,25瓦灯泡发着黄的灯光刚能看见, 屋里陈设简单,家俱陈旧,但干净整洁。领导父母刚搬的新家,家里生活富裕,什么都不缺,灯火明亮。
出场:甲,乙 先出场(在自家屋中)。
甲:( 面向观众说,)如今社会都讲究实惠,这用得着的靠前,用不着的靠后。这不,过年了,当官的过年风光,送礼的恨不能排队;穷苦人过年寒碜,吃过上顿还得想着下顿,最苦人就是我们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一瓶水不满,半瓶水晃荡的二不楞子 。为了前程,为了将来,这逢年过节结余的俩钱,大半儿用在串门上了 ------哎。没办法(无可奈何状)。
甲:(冲里喊)好了吗?
乙:这就好。
甲:(同前)朋友、同学聚会,就害怕人家说谁谁又提升了,你混得咋样?该轮到你了吧?每当我回答还那样的时候,我的心鞭抽一样啊!同志们,现在讲究干部年轻化,要的大都35岁以下。我这再不搏一搏,明年还得抓瞎。
乙: ( 弯腰整理好礼品,直身面向观众。)老公的远房一小叔的大儿子当上了区里的大干部。可老公虽然老实肯干,却一直在镇上是一位一般般,啊!难堪。十多年了,他高不成,低不就,就这么窝着,换了几个部门,可级别没有提高,换汤没有换药。眼愁着,奔4了 ,没优势了,灰心了,就这么的了。熟料上天有眼,老家摊上这么个有地位的好邻居,亲戚里道的,能沾光的就沾光。人家一辈子在城里什么东西没见过?如今退休回了老家,咱也不能寒碜喽!想以后用人办事,就不能让人瞧不起咱,这不,我和老公准备了这么些礼物。
( 乙掂起名烟名酒,各种饮用保健品向观众展示)。
乙:(转向老公,)老公,咱们走吧,给拿着。(乙递甲部分礼物)
甲:(接过礼物)给我。
乙:走吧?
甲: 走。
甲、乙拿着礼品出门,媳妇回身关上门,然后同甲一同向外走去。
甲父、甲母屋。甲父在弯腰拾掇东西,甲母边从里屋出边喊。
甲母:老头子。
甲父:(直起腰)哎。
甲母:给儿子家捎的东西都装好了没有?
甲父:(甲父拿出一蛇皮袋)放心吧,装好了,都打好包了。他们一来装上袋子就能拿走了。
甲母:(心甘情愿)儿子,媳妇工作忙,过节了东西都没空操持。我一样一样都准备双份,一份自己留着吃喝招待,一份等儿子来了给儿子捎走,让他们的那个小家吃。儿子说今年过年忙,春节没空,假期就不回家住了。我这心里给缺了什么似的,还老觉得堵得慌。
(老太太又作伤心状。)
甲父:(忙拿出一装满东西的大蛇皮袋)你说这老太婆也真是,儿子就住得不太远,万儿八千里似的,以往每年春节不都回家住上几天吗?这一次不回家住就像丢了魂儿似的;再说了,儿子,媳妇都那么大人了,(把袋子放下,指指袋子),大包小包的准备,老象小孩似的,准还用得着操这样的心备那么多东西,他们吃得了吗?
甲母:咱的心尽到。
甲父:恐怕你是出力不讨好。
甲母:(生气)他从我这儿拿走,出门就是避着我的眼扔了,我也不生气。
(甲母瞪着眼睛欲与甲父继续抬杠,突然,眼睛的余光见儿子、媳匆匆过去,甲母慌忙起身径自向外小跑,来到门外,朝儿子走过的方向望。)
甲父:你跑恁快干啥?
甲母:好象儿子他们过去了哎。
甲父:怎么不进家呢?
(甲母回头要拉甲父,)
甲母:你快来看看
(甲父也慌忙放下手中的活儿,跑到门口,打着眼罩,掂着脚尖朝儿子走的相反方向看。)
甲父 :怎么没有呢?
甲母:(拉过甲父) 这边。
甲父:(转身朝儿子走的方向看,哪里还有儿子的踪影?)
甲父:哪儿呢/
甲母:远啦。
(甲父、甲母转身回屋,甲母埋怨。)
甲母:你说你咋那么苯呢?自己儿子应当从哪儿来都不知道,你望哪儿看呢?
甲父:我就是往儿子来的方向看的。
甲母:我这一好象,儿子应当过没过去家门呢?
甲父:好象(停顿思考)好象走过去了吧。(恍然大悟)莫不是你的眼睛看花了吧?
甲母:但愿我的眼睛能看花喽。看花眼就好了,(自言自语)儿子上哪儿去?怎么不回家呢?
(领导父母家,领导父正喝水看电视,领导母正装着什么。)
领导父:(催促)快点儿,装好了吗?
领导母:这就好。
(甲、乙来到门前。)
甲:(停住)到了。
乙:(疑惑地)是这家吗?
甲:(肯定)是,这不是刚盖的大门,新修的院墙。我从小在这庄上长大,能摸不准谁是谁家吗?就这家,没错。
(甲把礼物都放在左手里,右手敲门。嘴里说着邦、邦、邦。)
领导母:谁呀?
甲:我,婶。
(领导母开门)
领导母:(惊奇)哟,大侄子来啦,快进屋。(看着乙,疑惑)这位是?
甲:我家您侄媳妇。
领导母:真漂亮,我这可头回见呢。快进屋。
(甲、乙进屋放下礼物。齐鞠躬。)
甲、乙:叔、婶,过年好。
领导母、领导父:过年好。
领导父:(倒水,递上来,笑嘻嘻地)还拿恁些礼物干啥?你叔我这儿啥都有。(想起什么)你爸、妈还好吗/我和你婶正说一会儿去你爸、妈那儿呢。这几天忙着拾掇屋子,也没空串门。你家过年啥都操持好了?
(甲、乙对望一眼)
甲:他们还好,啥都操持好了。
乙:(急忙转移话题)婶,您啥都操持好了吗?要不要我们帮忙?
领导母:不用,不用。你俩回来住几天吧?回头给你妈帮帮忙,她累。
甲:就是,我妈每年都得操持我们一大家子过年的吃喝。(又期期艾艾,转向领导父)叔,您家我大哥过年还回来不?他现在干啥呢?老久不见他了,也怪想他的。
领导父:你大哥年后才能回来呢,新调到市委,各项工作都在熟悉阶段,太忙。
乙:(突然一拍大腿)太好了,这回差不多了。
领导父:(惊异,脸扭向乙)什么成了?
甲:(闪烁其词)我是说(欲言又止)她是说,我大哥来了,我们聚一聚,喝两盅,叙叙旧,这是就成了。
领导母:是这样啊,到时候你们都来,再叫上你们儿时的朋友,我给你们炒菜,热闹热闹。
甲:那感情好,婶。
乙:(扯扯甲,甲起身)叔、婶,我们走了。
(领导父、领导母相送。甲、乙出门)
领导父:慢走。
(甲、乙已走远。领导父、领导母回屋)
领导父:咱们也去老哥哥那儿看看吧/
领导母:走吧。
(领导母拿起已准备好的礼物,领导父又拿起洋仔刚带来的酒,出门,
领导父回头锁上门,两人一块儿向甲父家走去。)
(甲、乙来到自己父母家门前。)
甲:(不好意思)我等你一会儿,你去村里超市买点东西吧?
乙:你咋不去?
甲:村里人都认识我。
乙:(也不愿去)算了,进家,咱们见机行事,大不了给钱。
(儿子径直推门进屋。)
甲:(大声)爸、妈。
(甲父甲母停下手中的活,甲乙进屋,甲父甲母起身。儿子两手空空。甲父见儿子真来了,没先回家,有点生气,甲母扯扯甲父衣角,努努嘴,望了乙一眼,甲父脸色缓和。儿子不时地掀掀这儿,摸摸那儿。)
甲:这不,啥都操持齐了。没啥事吧?爸。
甲父:没啥事,就是你妈老惦记着你们。
乙:(朝向甲母)妈,不用惦记我们。
甲母:没惦记你们,就想给你们捎点儿咱自家做的东西。
甲父:(拿来蛇皮口袋)你们不来家住,你妈老惦记你们过年吃不上年下的东西。那啥,都是你妈自己做的,你看(甲父一样一样从口袋里掏盛满东西的方便袋,方便袋五颜六色。),这是豆包,这是菜包,这是蒸馍,这是炸好的丸子,炸好的带鱼、鲤鱼,淹好的腊肉。完了,(又从桌子上盛满东西的方便袋)这是你妈拌好的饺子馅儿,单独拿着,不能挤,晚上有空包,放冰箱里,想吃就自己包点儿。
乙:(对甲母)妈,我们啥都有,街上也啥都有卖的。
甲母:你有是你们的,这是妈的心意。
甲:(也朝向甲母)妈,没啥事,我们就不停了。镇上还有事。
甲母:那你们快走吧,别摸黑走夜路。
(甲父一样一样又把方便袋装回蛇皮袋,扎上口。甲拿着口袋出门,先行一步,迎面与领导父撞了个满怀。)
领导父:咋的?天都快黑了还走/
(甲放下口袋)
甲:叔、婶来啦。
(领导父、领导母热情地向前握住甲后面的甲父、甲母的手。)
领导父:老哥哥,过年好哇?
领导母:老嫂子,过年好哇?
甲父:过年好!过年好!大兄弟过年好!
甲母:过年好!屋里坐,屋里坐。
(一行人向里走,领导父拉甲父坐下。甲看见被拿回的自己的酒。)
甲: (指着酒)叔,你咋又拿回来了呢?
(领导父听见甲说,看了酒一眼,朝向甲父。)
领导父:老哥哥,你看你这事办的,拿我当外人了不是?让孩子去我那儿,掂那么重的礼物干啥?我应当先到你这儿才对。我先捎来酒,别的,以后再给拿来。全拿来,怕你生气。
甲:(吃惊,欲言又止,怕父亲生气 ,想制止领导父)叔。
领导父:又咋地啦?
甲父:(明白过来,对甲母)你的余光还真不错,刚才真是儿子回来了。
领导父;(对甲父,)老哥哥,你儿子还没进家,先上我那儿去了?你不知道这事?
领导母:(走到领导父跟前,趴在领导父耳朵前,小声)别说了,侄媳妇在这儿。
领导父:在这儿,我也得说说,我说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呢。
领导父:(领导父拉过甲)大侄子,你能回家,我们做老的都万分高兴,这证明你还想着老人,有那份孝心。
甲:(不好意思)是,是。
领导父:可是,话又说回来,你自家门还没进,就拿那么重的礼物到了我家,你这路就走歪了,脑子想斜了。百善孝为先,按大理,你首先先到你爹娘那儿,完了再到我这儿。我和你家住恁近,你这样做,我心里可过意不去。
(甲唯唯)
领导母:(想制止领导父)你那破嘴瞎叨叨啥?咱们该走啦。
领导父:(不理领导母,看着甲)有事求我?
甲: (无地自容)我前途的事,想让我大哥帮帮忙。
领导父:提拔啊。
乙: 是。
甲父:这不干得好好的吗?你瞎折腾啥?
领导父:社会上流行这么一句话,不跑不送,原地不动;又跑又送,提拔重用。(上前拉甲的胳膊,语重心长)你还没摸准你叔我的脾气,这一点在你叔我这儿还不太管用。
乙:(小声,失望)咱没烧过香,一烧香老佛爷就蹶腚,点儿咋恁背呢?完了,事办砸了。
领导父:(松开甲)平时,最看不上一些人的过于献媚。自己的穷爹娘住院,忙,忙得没空进医院多陪陪;领导生病了,也忙,忙得没空进家,三天两头就往他家跑了,鞍前马后,啥活都干,啥人呢这是?(顿)群众的眼光是雪亮雪亮的。别---(又找甲,是乙,扭头找到甲。翘起大拇指。)别看你爹种了一辈子地,他在我心目中就威望很高,正直,共事长远。大侄子,还是一如既往地脚踏实地地好好干工作吧,你叔我的眼光亮着呢,是金子总不能总被埋没,总有发光的那一天。
甲、乙:(听得也入耳,醒悟,转身向爹娘攀爸,妈,这年我们还是回家过。
甲父甲母:(大笑)就盼你们这样呢。
更多精彩的小品剧本年会小品,尽在:https://www.xiaopin58.com


法律声明: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和旗下编剧投稿,其版权为独家所有,未经授权擅自使用,必定严厉追究